下载区 火箭云盘 BT最新合集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网盘迅雷
电影区 在线无码 在线有码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动图车牌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同事女友 公车痴汉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淫妻交换









人面兽心(下)

1月前   ·   【小说】暴力强奸
  当房门再度打开的时候,胡济东强迫自己定了定神。毕竟,要想得到这个女警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刚才从赵剑翎的语气中,他可以察觉出其中的不悦。如果让她发现了自己的意图,那一定没有好下场。
  穿好了衣服的赵剑翎看上去依旧动人。她上身是一件短小的浅蓝色的汗衫,下摆则刚好盖住灰白色的七分裤上的黑色腰带。由於V国的气候炎热,女警官买的上衣都是这种短小的汗衫,但这样的穿着使得贞洁的她必须小心动作的幅度,否则很容易裸露出腰身。
  一截优美的小腿露在了七分裤的裤脚外,光着的玉脚穿着黑色的凉鞋,映衬着雪白的肌肤,使得胡济东又是一阵激动。
  胡济东道:“赵警官,刚才真是对不起了。我有紧急的事情要和你们说。”
  看到胡济东,女警官心中就涌起了一阵不舒服。虽说是意外的事件,毕竟刚才被这个男人看到了自己的裸体,无论如何都不能坦然面对。胡济东可以感受到她的双目中闪出锐利的光芒。
  “究竟有什么重要的事?和我说也是一样。”
  胡济东道:“郑警官出去了么?是不是穿着迷彩服出去的?那实在是太危险了。现在L市很不安全,我建议你们最好不要外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赵剑翎道:“是么?我没有感觉到。”
  胡济东道:“我在L市也算是认识不少人。你被郑警官救走的消息很快就在黑道中传开了。L市有一个不小的黑帮,得到消息之后已经开始到处查探。他们人手众多,赵警官和郑警官虽然十分厉害,但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
  赵剑翎微微皱了皱眉,道:“原来如此。那真是谢谢你了。”
  胡济东从口袋中拿出一个信封,道:“赵警官,这里有一份关於这个黑帮的资料。你可以看看。不知道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离开V国,但我建议越快越好。”
  赵剑翎道:“谢谢你提供的资料。郑霄晔想必已经告诉你整个事件的由来。不把人救出来,我们是不会离开这里的。而且,对於我们的事情,我也不欢迎你插手,你也知道这是很危险的。”
  女警官之所以这样说,主要是对胡济东十分厌恶,但碍於郑霄晔的情面,况且现在的住所也是他提供的,只能婉转地拒绝了他的建议。事实上,她已经决定等到郑霄晔回来,两人就一齐离开这里,坚强的她从不相信会没有立足之处。
  当然,她还是接过了胡济东给的资料。根据胡济东的说法,现在的局势可谓十分紧张。如果L市的黑帮实力庞大,那么她们的所有行动都将大受牵制,事先对之有所了解一定有助於日后的行动。从信封中取出了资料,赵剑翎只觉得纸上带着一种提神醒脑的异香,禁不住又多吸了几口气。随后,她开始认真地看着纸上所写的内容。
  胡济东望着眼前这个清纯的女警官专注的神情,心中无比地兴奋,话锋一转道:“赵警官,事实上我在L市还是有不少兄弟。虽然现在的形势十分危急,但只要……嘿嘿,只要赵警官今晚肯陪我乐上一乐,也许……”
  虽然因为胡济东的好色而心生厌恶,但女警官却万万没有料到胡济东如此大胆,竟然会说出这样无耻的话来。刚压下的被这个男人窥看裸体的怒火此刻终於找到了爆发的机会。
  赵剑翎抛去手中的资料,打断了胡济东的话,道:“住口!请你离开这里。我可以向你保証,等到郑霄晔回来之后,我们立刻离开这里,从此和你没有任何关系。至於这几天的房租,我们会如数奉还给你。”
  胡济东冷笑道:“赵警官,想要让我出去可没有这么容易。现在你已经落在我的手里了,最好还是乖乖地听我的话。”
  赵剑翎十分诧异,她绝没有料到,胡济东居然敢对她说这种话。毕竟胡济东过去是郑霄晔的同事,也曾经是国际刑警,没有想到居然有这种近乎於歹徒的习气。胡济东竟然动手了,他伸出右手向她清秀脸庞摸来。
  女警官更没有想到胡济东竟然立即动手,她立即伸出左臂,格挡开胡济东的右手,右拳则直击胡济东的胸前。
  赵剑翎可以预料,既然胡济东曾经是国际刑警,身手一定不错。虽然她对自己的武艺有足够的信心,但毕竟被歹徒们折磨了很长时间,威力一定要打不少的折扣,所以出手极其谨慎。只是她没有想到,胡济东根本没有招架,就让这一拳打中。
  胡济东只是上身微微地晃了一下。年轻的女警官大吃一惊,虽然她知道自己的体力、出手速度都会受到影响,但绝对没有到打了胡济东一拳而全无效果的地步。就在她诧异的瞬间,右手洁白的手腕已经对手牢牢地扣住。
  赵剑翎根本无法知道怎么会这样,只觉得胡济东有力的手拼命地捏着她的手腕,右臂根本无法摆脱。在这一瞬间,她立即飞起左腿,直击胡济东的腰间。如果胡济东想要避开这一脚,就必须松开手后退。
  但胡济东依然没有闪避。精锐的女警官根本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她一脚踢在了胡济东的身上,似乎没有丝毫力量。男人趁机翻手握住了她纤细的脚踝,随手一带,黑色的凉鞋就落在了地上,露出了整个纤美的脚掌。
  直到此刻,胡济东才发动了第一次反击。他出腿横扫,单脚支地的女警官一声惊呼,站立不住,身体扭曲地倒在了地上。男人随即补上了一脚,踢在了她的腹部。只见赵剑翎身体一阵抽搐,半跪在地上,双手捂着腹部。由於弯着腰,她背后的汗衫下摆已经脱离了裤沿,裸露出雪白的身体。
  看到了白皙的肌肤,胡济东的双眼中喷出了欲望的火焰。眼看赵剑翎背对着自己,呈现痛苦不堪的状况,胡济东右手一把抓起了她的秀发,左手抓着她赤裸的左臂,扭向了背后。
  女警官只觉得自己似乎完全使不上气力,自己的两击没有起到丝毫作用,反而被胡济东的反击打得几乎无法继续抵抗,这才想到了刚才吸入的异香。无疑,正是这种奇异的香气使得她失去了力量,以至於打在胡济东身上的拳脚都没有反应。
  赵剑翎感到无比的悲愤,怒道:“资料上的香气是什么?”
  胡济东淫邪地笑了起来,道:“赵警官,你现在知道已经太晚了,没有想到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虽然武艺高强,最终还是不能逃出我的手心。”
  他猛拽着女警官的秀发,使她的头向后仰着,她那光滑的左臂已经被扭到了背后,半跪着的身体被人从地上拉了起来。胡济东正准备把她按到床上,不料赵剑翎右脚向后踢出,正中自己的生殖器。
  “哦!”虽然女警官的攻击使不出力量,但她右脚上的凉鞋跟,踢在了男人最软弱的部位上,还是使胡济东痛苦地闷哼了一声,双手也随即一松。赵剑翎藉着这一机会,不顾自己光着左脚,踉跄地向门口走去。
  就在赵剑翎的手搭上门栓的那一刻,男人从后面扑了上来。她的身体被狠狠地压在了门上,手臂完全被抓住了。由於出手无力,所有的反抗都是徒劳的。赵剑翎的双臂被反剪在了背后,被胡济东用一只手就将一双手腕全部抓住。男人另一手抓着她的秀发,把她往房内拉扯着。
  “赵警官,你逃不了的。你现在反抗得越厉害,等下我很快就会加倍让你偿还。”
  精锐的女警官根本不肯挪动自己的双腿,被胡济东猛地拖了向了床边。她徒劳地挣扎着,虽然没有力量,但还是惹恼了男人。胡济东扯着赵剑翎的秀发重重地一晃,她的头撞上了侧面的镜子。玻璃被撞碎了,出现了好几道裂缝,女警官只觉得一阵晕眩,双眼发黑。
  女警官的身体被正面朝下重重地摔在床上,她不断地向后踢蹬着双脚,但右脚也被抓住,另一只凉鞋也立即被除去了。胡济东抓着赵剑翎纤美白皙的脚掌,将她的双腿分了开来,自己伸腿向她的阴部踢去。
  “赵警官,刚才你踢了我一脚,现在可该轮到我踢还你了。”
  “啊!”女警官淒惨地呻吟着。
  胡济东放开了她的双脚,压在了她的背上。赵剑翎的双手被拉到头部上方,被男人一手压住了双腕。这个姿势使得她的汗衫下摆完全缩了上去,裸露出一截白皙的腰身。男人的另一只手就在光滑细腻的肌肤上抚摸着。
  “放开我!啊!啊!住手!”
  赵剑翎被男人抚摸着自己赤裸的腰部,羞耻地呻吟了起来。她的身体不停地扭动挣扎着,却无法摆脱胡济东。女警官怎么也没有想到,曾经当过国际刑警的胡济东竟然会做出这种禽兽的行径。
  “哈哈哈!赵警官的身体真白。刚才我就被你的裸体所吸引了。你反抗也没有用的,闻了那种香气,在一个小时内,你的力气都不会凝聚起来。今天你就老老实实地把身体奉献给我,日后自有你的好处。”
  说着,胡济东的手指勾起了女警官的上衣下摆,随着他的右手向上移动,蓝色的汗衫下摆也渐渐地向上掀起,越来越多的肌肤呈现在了男人的眼前。
  “不要!啊!啊!住手!啊!”
  雪白的身体剧烈地扭动着,赵剑翎发出了羞耻的呻吟和叫喊。但是这不能阻止男人的行动,整件上衣被拉过了头顶,脱了下来,赤裸的上身只剩下了半截背心胸衣。同时,她感到男人已经开始松开她的腰带了。
  细长的黑色腰带被男人扯去,胡济东一把将她的裤子猛拉了下来,露出了两条雪白匀称大腿。现在的赵剑翎完全呈现了刚才出浴后被男人看到的状况。由於白色的内裤过於窄小,浑圆的臀部裸露出大半,这是先前胡济东所没有看到的部位。
  “住手!啊!啊!放开我!”
  胡济东用手在她那充满弹性的臀部上抓了一阵之后,另一手松开了女警官的手腕,一双魔掌瞬间拉扯着她的胸衣,向两边一分。只听见衣衫破裂的声音,赵剑翎上身仅存的胸衣也被撕破。
  双手获得了自由,赵剑翎惊恐地挣扎着摆脱的男人的压制,闪到了床的另一头,微微侧身,靠在墙角边上。她双手围在胸前,遮掩着雪白尖挺的双峰,双腿蜷曲着,姿势极其优美,仅存内裤的玉体微微地颤抖着。
  胡济东并不基於逼上去,他乐於欣赏这个精锐的女警官无助的样子。毫无疑问,赤裸的赵剑翎已经完全落在了他的手中,根本不可能倖免。
  “别过来!”
  胡济东淫邪地笑道:“赵警官,那么害羞干什么?你被黑道中人监禁了这么长时间,身体早就被歹徒们强奸了不知多少次了,难道还怕让我多碰一次么?”
  “你竟然使用这种卑鄙的手段,简直连畜生都不如!”
  胡济东悠闲地脱着自己的裤子,道:“老实告诉你,今天我不仅要强奸你,而且有你在我的手里,郑霄晔也只能听我的话。到时候我把你们两个人都玩过之后,再高价把你们卖给黑道上出得起价钱的人。哈哈哈!”
  脱下了自己的裤子之后,胡济东猛扑了上去,在墙角的女警官连躲闪的空间都没有。由於无力反抗,她的双臂被男人用力地拉开,精緻的乳峰顿时呈现在了胡济东的眼中。赤裸的赵剑翎被男人按在了床上,红色的乳头在男人的轻咬下很快变得坚硬,挺立了起来。
  “啊!不要!啊!”
  虽然胡济东用了卑鄙的手段,武艺高强的女警官还是第一次在一对一的状况下被男人用武力制服。她羞愤地扭动着裸体,在剧烈的性刺激下呻吟着。她不停地喘息着,一双玉乳剧烈地起伏,更引起了胡济东的性欲。
  赵剑翎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种状况下被人凌辱,苦於无法凝聚起自己的力量,否则在一对一的状况下,即使男人的力量要胜过她,并佔据了如此有利的位置,但她依然有很多反击的机会。
  胸尖受到了剧烈的刺激,使得女警官现在只能集中精力来抵御。依靠自己坚定的意志,她在男人的挑逗下没有发生什么生理反应。恼怒的胡济东再也没有兴趣继续等待,他一把扯破了赵剑翎的内裤,暴露出那阴毛稀疏的阴部。
  由於白天遭到了强度极大的轮番强奸,女警官的阴部还略有些红肿,但胡济东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赵剑翎那双秀美的赤脚再度被抓住,优美的双腿被分了开来。
  虽然双手可以活动,但无论女警官怎么捶打着,都不能对胡济东造成任何伤害。男人抓着她的光脚,可以轻松地控制着她的双腿的姿态。赵剑翎的腿被迫向上抬起,进而折向了自己的上身,膝盖几乎碰到了乳峰。
  “啊……”
  随着一声淒厉的呻吟,女警官乾燥的阴部被男人的生殖器深深地插入,造成了剧烈的疼痛。胡济东就这样在她的体内抽插了起来。出乎胡济东的预料,赵剑翎虽然被奸淫过无数次,但阴道依旧很紧,给他带来了极大的愉悦。
  “啊!啊!啊!啊!”
  赤裸的赵剑翎只能依靠大声的呻吟来渲泄下身的剧痛。她的双手此刻已无暇反抗,紧紧地抓着床单,用力地握着。美妙绝伦的裸体不停地震颤着,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被男人残暴地强奸了。
  胡济东只觉得无比兴奋。他还是第一次强奸女子,但强奸的却是高高在上、冰清玉洁的精锐的女警官。眼看着她失去了反抗能力,在肆意的奸淫下,只能痛苦地挣扎和呻吟,一种征服的快感顿时遍及了脑海。
  赵剑翎苦於吸入了有害的香气,全身的力量都无法凝聚,根本无法反抗,只能承受着男人的强奸。她只能寄希望於药力的消失,或者郑霄晔的归来,但后者还会发生胡济东以她作为胁迫,进而擒住郑霄晔的危险。
  “啊!啊!啊!”
  男人抽插的节奏越来越快,女警官也只能疯狂地挣扎着。一股热流在她的体内爆发,每一滴精液都射在了她的体内,胡济东才满足地抽出了自己的生殖器。
  被人强奸之后的赵剑翎浑身是汗,剧烈的喘息使得尖挺的乳峰也不断地起伏着,阴部则满是白浊的精液。看上去似乎没有任何反抗能力,但身为精锐的女警官,她还是发现了这是胡济东最松懈的时刻。尽管她的体力根本无法凝聚起来,她还是决定尝试一下。
  女警官猛然身形一挺,双拳从两侧直取胡济东的太阳穴。她的策略是对的,在目前毫无力量的状况下,只有打击最软弱的部位,才有可能成功。如果对手是一个一般的歹徒,以女警官凌厉迅捷的身手,的确无法避开这一击。
  但是胡济东却远非一般的敌手。曾经当过国际刑警的他自然也精於格斗,虽然武艺比之正常状况下的赵剑翎相去甚远。但女警官这一日屡遭强奸,不仅伤及体力,而且连敏捷程度都大为削弱,这一击出手,速度不及平时的一半。
  看到女警官出手,精神松懈的胡济东立即紧张起来,从前受过的格斗训练使得他条件反射般地向后一倒,同时双手齐出,去扣赵剑翎的手腕。
  赵剑翎一击不中,知道已经失去了最佳的机会,但她不甘就此认命,收回双手,往床边一滚,双脚已经落地。她正准备起身站立,视情况再作下一步打算。
  “啊!”
  不料就在还未站起的一瞬间,她的下体突然一阵剧痛,这显然是刚才的强奸所造成的。女警官一声轻呼,竟蹲在了地上站不起来。也就在这一时刻,她的手臂又被男人扭住。
  精锐的女警官被扑倒在地上,映入了胡济东眼中的是白皙光滑的后背,闪着晶莹的光泽。男人淫笑着坐在了她那充满弹性的臀部上,将她的两条匀称的手臂反剪在了背后。地上不远处正是赵剑翎的细长的黑色腰带,被胡济东顺手拾起,用来将女警官的手腕捆绑住。
  “赵警官,你的反抗能力的确不弱。但你最好弄清楚,对我反抗是没有效果的。你的反抗越厉害,我保証你受的苦也就更多。”
  “畜生!我不会放过你的。”
  使用腰带进行捆绑并非易事,但曾经当过国际刑警的胡济东受过训练,自然精於此道。很快,精锐的女警官双手被捆绑得动弹不得,胡济东略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位置,双手感受着她那白皙的背肌,生殖器则狠狠地插入了她的臀部。
  “啊!”肛门被粗暴地插入,被捆绑的女警官只觉得一阵剧痛从臀部传来。
  如果不能脱身,就只会一次次地被胡济东强奸。武艺高强、足智多谋,并不能使赵剑翎倖免於寻常女子易受的危险。她高高在上的高级警官身份,反而成为了她更易受到攻击的根源。
  无论她的意志多么坚强、性格多么开朗乐观,每一次的强奸都如同是最痛苦的恶梦,深深地埋在了她的心头。恶梦的积淀虽然不足以在平日对她的行为举止造成深刻的影响,却能在每一次受辱时加剧她的伤痛。
  “啊!啊……”
  在男人的侵犯之下,赵剑翎的挣扎显得如此虚弱。阵阵剧痛不断地削弱着她的意识,女警官只觉得双眼一黑,昏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