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区 火箭云盘 BT最新合集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网盘迅雷
电影区 在线无码 在线有码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动图车牌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同事女友 公车痴汉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淫妻交换









偷看禁书

1月前   ·   【小说】古典武侠

江嬷嬷胖胖的手拿走了尹天儿手中的书,看着上头密密麻麻的文字。「真搞不懂这些书有什么好看的?你就是书看太多,才会身体不好,头常常犯疼。」天儿开口想要向江嬷嬷解释,书中那奇情怪事及英雄伟人可以令她感到身体好很多,也可以开拓眼界与知识,让她感到自己并非是像只娇弱的金丝雀一样,被困在这豪华的大宅之中,她可以让心灵四处旅行,丰富人生。 只不过她还来不及说,江嬷嬷已经端来一碗药。「来吧!我的姑奶奶,小心烫。」「我今天觉得很好,不用再暍了吧?」天儿皱起小小的鼻子。她觉得这药彷佛来自地狱的配方,苦得不象话。 「你说那是什么话,不可以不喝,你别忘了你上一次昏倒,可把老爷给吓坏了,老爷年纪大了,承受不了刺激的,如果你不想变成小孤女,就乖乖听我的话把药给暍了。」天儿只好伸手捏住小鼻子,然后一口咕噜的把那苦死人的药暍下去。 「感觉好一点了吗?」江嬷嬷把厚重又很闷热的棉被重重的盖在天儿的胸口上,差点令天儿喘不过气来。 「只要身体不舒服,就马上跟我说,知道吗?」江嬷嬷替天儿点了可以让精神安定的木香。 被她这么一说,天儿不禁捂住胸口,深深吸了一口气。「我的心脏好象跳得很快。」只见江嬷嬷像是面临世界末日一样,脸色倏地一阵刷白。「不得了了,要赶快去叫大夫……不行!得先去通知老爷。」「不用了,我睡一觉也许就会好一点了。」天儿赶紧道。 「你确定吗?万一你又昏倒了,然后就起不来了,那可怎么办?」江嬷嬷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有那么可怕吗?天儿边听边倒抽一口气,感到死亡之神几乎已经站在她的床前了。 「你等我,我还是去叫王大夫来好了,他曾经救过一个很有名的武林高手的老婆,好象叫做──」「冷面鹰王。」这个传说天儿可是百听不厌。听说那个鹰王对他的妻子一见钟情,两人不顾一切相爱,只可惜「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去赴约之后,爱人却为了他的宝宝而再嫁他人,后来他夺回了他的妻子,有情人终成眷属。 哇!好浪漫喔! 如果她也可以有一个如此深情的男人这样对待她,她真是死而无憾了。 不过她想,她没这个福气吧!因为她不知道自己活不活得过明天。 江嬷嬷已经冲出去找大夫,只剩下她一个人,她的目光落在江嬷嬷丢在桌上的书上。 她想到前阵子偷偷买了一本禁书,叫《金瓶梅》,内容听说精采万分,她一直都没勇气也没机会可以偷看。 如果……她是说如果,她明天就要死了,她可不想留下任何的遗憾。 拖着嬴弱的身子,她从床底下「拖」出一个大箱子打开,整个人埋在里面翻来翻去,找到了一本小书,然后就抓了一件白色的长毛披风往外走。 她准备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的满足这长久以来的好奇心。 耀日站在尹府豪华又气派的大屋外,半眯着眼看着那又高又坚固的围墙。 「看来尹老爷对自家的保护墙一点也不吝啬。」中正吹了声口哨。「是因为他的掌上明珠长得太美了,怕有人窃香?」「也许是太丑了,怕她爬出来吓人。」耀日在鼻子里冷哼一声。 中正看了主子一眼,完全可以体谅他现在不好的心情。「老大,如果你这么生气,我想你最好打消念头,别进去了,以免发生了命案。」无辜的尹大小姐半夜遭人掐住脖子,狠狠焰死,凶手不明……「停止你的胡思乱想,不然对象可能就会换人了。」耀日恶狠狠的瞪着同伴一眼。 就算他们两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感情跟两家的父母……喔!不,比他们更好,可是毕竟耀日的身分是贝勒,而中正他们家是耀日他爹忠亲王历代的随身保镖。 耀日一点也不想要来这里,但因为他那个宝贝的祖奶奶,也就是当今皇上的姑姑,可以说是享受了一辈子的荣华富贵,和祖父两人虽然是奉旨成婚,却十分的恩爱。 她以为她的婚姻那么完美,也就以为其它人也会这样,所以居然异想天开的要皇上下旨,把尹府的千金指给他。 尹府并不是什么皇亲贵族,只不过尹凯是个天生的生意人,少 年时期认真的打拚,打拚出一片成功的天下,成为富可敌国的有钱人,再加上他的高明手腕,和一些高级官员、皇亲贵族有密切的来往。 由于有许多官员十分挺尹凯,所以当皇上下旨时,完全都没有一点点反对的声音,就这样,他,耀日,堂堂的忠亲贝勒就被莫名其妙指了婚。 「听说尹家千金的身体不好。」中正的一句话让正爬上围墙的耀日愣了一下,耀日微瞄了一下被他踩在脚底下的中正。 「有……多不好?」耀日的动作迟疑了一下。 「好象随时可以回去苏州卖鸭蛋。」「那皇上还把她指给我?!」他低吼。 「也许皇上也不清楚吧!你快点决定要上去还是要下来,不要在我的背上上上下下的,你以为这样很好玩吗?」耀日咕哝了一下,接着把手中的绳套往上抛,确定已经套住了,才用力拉一拉,断定可以承受他的重量后,一步步的往上爬。 「喂!还有我。」中正提醒他。 「你在外面等我。」「可是我怕你下手太重,我要去阻止。」「不用,只要她乖乖同意退婚就好了,再说,一个病女人,我会处理不来吗?你太小看我了吧!」耀日冷哼一声。 「可是……」耀日向好友投了一个信心满满的目光,然后就没入黑夜之中,准备去威胁一下下他那个没见过面的新娘子。 天儿躲在府中最隐密的花园里,四周高大的树丛掩住了她小巧的身子,温柔的月光落在她的身上,白色的长毛披风包裹着她,使她在月光下看起来像是一只小白免……不!是大白兔。 翻开着手中的书,她的脸愈来愈红。「哇!没想到会有这种事情,两个人可以这样喔……」她真是开了眼界。 正当她翻到了最精采的部分,却听到了一阵阴森的脚步声。 她全身一凛,屏气凝神。 是什么东西?! 天儿脑海中不禁想起了江嬷嬷曾说过,有个为爱自杀的小丫鬟,半夜都会出来闲晃……不会是现在吧?天啊!不要来找我,虽然我也快死了。就在天儿决定要偷偷溜回去时,却发现脚步声已经停在她的面前,她的一颗心几乎要跳出来。 「你是该死的人还是兔子?」一个冰冷的男子声音在她的头顶上方响起,她还没有看清楚来者,就先看到了一把好大的剑在月光下发出冷森的光芒。 本能的,她立即发出了一声尖叫声。 「啊!」这一叫令男子吓了一大跳,也愣了一下,但随即想到她的叫声可是会令他功败垂成的。 「该死的,不准叫。」他动作迅速的把她拉过来,大手捂住她尖叫不已的小口,并看看四周是不是有人发现这里的异样。 似乎没有。 「求求你不要伤害我,只要你马上离开,我保证不会说出你今天偷闯进来偷东西的事情,你也不会被扭送官府……啊!你干什么?」她脸色苍白的看着他手中的剑有一下没一下的在剑柄中进进出出,害她一颗心也跟着跳上跳下的。 「告诉我尹家大小姐的房间在哪?」他要找她?!天儿愣了一下。他不会是想杀她吧? 「我……我不知道……」她的头摇得比博浪鼓远大力。 「别逼我大开杀戒。」他在黑暗中看不清楚对方,对方应该也看不清楚他,所以他故意用冰冷、杀气十足的语调说,飘荡在黑漆漆的夜中,真是效果十足,眼看那小丫头身子抖得比秋天的叶子更夸张。 「你……你快点……放了我……我……是个快死掉的人,我……我感到呼吸快要喘不过来了。」话一说完,她的声音伴随着她的身子软化,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痴软在地上。 「喂!你干嘛?」耀日看着眼前倒在地上的女人,不禁在心中自问自己是不是问错人了? 「我……我喘不过气……」她用力的呼吸着。 从小她的心脏就不好,能活到十八岁已经是奇迹了,而今遇到了这个半夜闯进家中的强盗,她一定活不过今晚的。 他一把捉起她,拉向自己,火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锐利的眼神在黑暗中显得特别严厉。 「别给我装死,否则我就给你好看!」他并不想恐吓女人,但是现在这个女人似乎以为自己是水做的,一捏就会碎。 不过……她摸起来……满好的,而且闻起来……也很香。 他一向喜欢干净、馨香又好摸的女人。 不知道她的长相如何? 他把她拉出来一点,离开大树的阴影,让月光可以亳不保留的把她的容貌呈现在他的面前。 「我的老天爷!」「啊?」天儿还来不及弄清楚他话中的意思,就被他的大手捧住,凑近,推开,然后像是没看清楚似的又把她的脸拉近。 「我的老天爷!」耀日又再次惊呼。 他没想到这个懦弱又胆小的小 女 人长得如此可爱,那水汪汪的大眼,小巧又挺直的鼻子,形状漂亮的小嘴像红樱桃一样,令人想好好的品尝一下,除了她的皮肤白得太异常外,她可以说是他见过最娇弱、最可爱的少女。 当他的目光在审查她时,她也看清了这个强盗的长相。 哇!虽然见过的男人不多,不过本能告诉她,这个男人长得很漂亮。 江嬷嬷说,漂亮的男人是犯罪的根源,而且远会诱拐天真无邪的少女,是罪恶的化身,如果见到,就必须马上逃得远远的,否则要是被诱拐了,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放开我。」她无力的挣扎。 他原本捧住她小脸的手突然滑入她的发间,握住她的颈子,然后往下拉。 她似乎被雷电打到一样,整个人无法移动。 他在干什么? 他的唇印在她的唇上,那种柔软湿润的感觉是那样火热,舌猛烈的探入她的口中,令她一阵吃惊,想推开他,但抵在他胸前的双手却有些软弱无力。 一声半是惊慌,半是愉悦的微弱呻吟竟在不知不觉中从她口中溜出,彷佛她也很享受似的。 「哈!哈!」他的笑声把她从迷雾中拉回来,她眨了眨迷蒙的大眼。 「笑什么?」她用力推开他,彷佛他的吻有毒。 「你是第一次被男人吻吗?」他的口气十分的怪异,似乎掺杂了一丝温柔,令她心中一阵小鹿乱跳。 「不用你管,我警告你快点走,否则……喂!你不准看。」来不及了,他已经把她刚才不小心掉下来的书拿起来,当他看到书名时,英挺的眉毛桃了挑。 「你看这种书?!」他的口气充满了不敢相信后又变成了一种嗳昧,天儿感到羞愧,两颊火烫,彷佛自己正一丝不挂站在他的面前。 「想不到现在的女子已经这么开放了,真是令人惊讶。」他坏坏的说着。 天儿感到自己的脸庞更红更热了。 她下意识的想逃,却被他更快一步的追上,她本能的又想尖叫,却再一次被他的大手捂住了口。 「啊……唔……」「该死的女人,不准叫!你最好给我安静一点,不然我就对你不客气。」他恐吓着,见她点点头,便把手放松。 「呜……呜……」不会吧?居然哭了? 「不准哭。」「呜……呜……」不说还好,一说愈哭愈大声。 「喂!不准哭了,你是听不懂吗?」他大吼,捉住她的肩用力的摇晃。 他这一吼令她愣了一下,虽然止住了眼泪,不过她却──昏倒了。 「你……喂!」他伸手拍拍她的小脸,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可恶!他要把她丢在这里,然后继续去找那个尹府的大小姐,逼她退婚。 耀日双手一放,任由她「咚!」的一声拥软在草地上,然后一个人碎碎念的离开,消失在黑夜之中。 天儿娇小的身子孤单且无力的躺在冰冷的草地上,还有一阵秋风吹过,吹来一片落叶刚好落在她的鼻子上。 如果就这样躺在地上,正常人一定会生病,更何况是一个娇弱的千金大小姐。 过了一会儿──一个男人碎碎念的声音又出现了,耀日大步走过来,然后粗鲁的把她江起来,像在扛什么沙包一样扛到后门,打开门,接着走出去。 他本来想把她扛到有人的地方就不理她了,但是扛着她时,从她身上传来的幽香似一双无形的手,不断撩拨他的欲望。 一种自私的心情令他来不及想太多,就决定要把她占为己有。他认为会偷看《金瓶梅》这种禁书的女人,也不会正经到哪里,一定在床上也会热情如火。 思及此,他就感觉到自己现在很想找个地方就把她给吃了! 他真像禽兽。 此时,他在一间小客栈的房中,因为他想要她。 他坐在床边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人儿,心中迟疑着他该不该趁人之危? 想他好歹也是个堂堂的贝勒……突然床上的人儿发出呓语,「西门庆,不要……不可以……不是……我不是潘金莲……」在作梦?! 她伸手握住了他的手,睁开眼迷蒙的说:「我……我……不是潘金莲……我是尹家……」他皱眉。「尹?!」伸手捧住她昏迷的小脸。「尹什么?」「不准偷吻我……不准……」她喃喃的说,整个人躺在他的臂弯中,像只小猫咪一样在他的怀抱向他撒娇着。 耀日拥着她,抚摸着她宛如丝绸般的长发,感受到依偎着自己的身子是那样轻盈纤小,忍不住俯下头吻着她。 本以为刚刚会吻她是因为一时的激情,再吻一次一定就没有什么了,哪知道甜蜜的滋味立刻在他的体内激起一种野性的震撼。 他想要占有她! 反正他会给她一个交代,他可以保障她的下半辈子无忧无虑。 心中这样决定后,他便放心的占有她,尽情的品尝她,并不介意当她的「西门庆」。 脱下了她的外衣,露出了雪白的肌肤及一件可爱的白色小肚兜,还有小小的亵裤包裹着那诱人的少女私处,与修长完美的大腿。 「真漂亮。」在月色的映照下,她的肤色很白很嫩,宛如寒冬的白雪,看起来十分的迷人。 他扯掉她的肚兜,她胸前两点粉嫩的嫣红像极了两粒可爱的小红豆,在雪白的双峰上,青涩中带着妖媚的光彩在他的面前魅惑着。 他张口便把她可爱的小豆点含在口中,享受着其诱人的美味,火热的口贪婪的吸吮着乳房的每一部分,双手也在那山峰上邪恣的揉捏着。 尽管在昏迷中,但身体受到了温柔的爱抚,天儿也情不自禁的发出了娇憨的呻吟,全身的神经感到十分的敏感,很快的,她的全身已经热烘烘。 「嗯……」红嫩的小口发出无力的娇吟,但是她的意识仍然没有清醒。 他火热的唇缓缓的往下移,经过了平坦的腹部,来到她的双腿间诱人的地方。 他脱下那小小的亵裤,柔软的毛发上沾染着晶莹剔透的爱液,两片紧密的嫩肉更是有如羞涩的小花。 他伸手撑开了含羞的花瓣,露出了里面细嫩的小花核,并低头含住,用身齿轻啃着。 这样强大的刺激令昏迷的天儿被唤回意识,全身不断的发抖着,张开眼,却发现自己的双腿间有颗人头……「啊!」她将头向后仰,想推开埋在她双腿间那贪婪、邪恶的头,可是一阵阵自他舌尖挑逗下传来的刺激,却让她全身无力。 是谁?她恍恍惚惚的回想在昏迷之前发生的事情。难不成她被采花贼给绑架了? 是那个盗贼吗? 她的困惑马上获得答案,埋在她双腿间的头抬起来了,耀日那张邪气、俊美的脸就这样大剌刺的出现在她的面前,令她花容失色。 「醒了啊!那好,我不喜欢跟一个昏迷不醒的女人做。」「做什么?」「做西门庆对潘金莲常做的,爱仿的事情。」他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令人听了好生气。 「什么?不可以!」她惊惶失措的想挣扎、想逃脱,但是他的手指却冷不防的抚摸着她的双腿间,然后一个深深的刺入。 「啊!不!」被这样突如其来的侵入,她狠狠的倒抽一口气。 他的手指在她的双腿间邪佞的游移,并在她体内轻轻的勾挑,时而抽送,时而轻捏,如此强烈大胆的爱抚,令她整个人产生了强烈的颤动。 「啊!不要……」她失控的在他的怀中蠕动着,彷佛无法承受他的手所带给她的极端快感。 她的娇叫声令他更加的兴奋,他可以感受到她的私处激烈的颤动,神秘的小穴不断的流出清香的花蜜。 「你跟潘金莲相比,果然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我的小金莲。」他着迷的低下头,含住她的小乳尖,手指仍然没有放弃的揉捏她敏感红肿的小花核。 「不准这样叫我!」她咬牙切齿的抗议着。 双重强烈的感官刺激令她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倚靠在他的怀中,享受着前所未有的欢愉。 「不要……我快昏倒了。」「不可以!千万不可以昏倒,我才刚开始呢!我不准!」他沙哑的声音激情难耐,充满了火热的渴望。 他把她的头往上仰,好让他的唇可以尽情的品尝她口中甜蜜的津液,同时修长的手指也没停止在她温暖、紧窒的体内移动。 「啊……住手……」他不理会她的哀求,因为他的身子早就跟火钳子一样滚烫。 他是个男人,可不是圣人。 她又开始奋力挣扎,他决定要尽快占有她,以免夜长梦多。 「住手!」当他体内的欲望准备要好好的释放时,却冷不防的被一只手给抓住他的「兄弟」。 「你?!」他讶异的看着她,敏感的刺激在她本能的伸出手握住他,不让他再踰矩一步时,已经到达了最高点。 「你干什么?我……啊!」她以为握住的是他的手,结果定神一看──「不准放……该死!」来不及了! 伴随着他一声低咒,他阻止不了体内欲望强烈的喷射出来,在半空中形成一道白线,然后落在她平坦的小腹上。 那一瞬间,天儿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但她的眼泪却快速落下,让他愣住了。 「你好脏喔!」她脱口而出的真心话,马上引来杀气腾腾的凶光。 「该死的女人!你说话给我小心点。」他想杀人了。 「你干嘛突然把我的「兄弟」抓住?害我一下子就先泄了。」他扑上去捉住她的双手。 「啊!不要……救命啊……」她花容失色的用双手推开他。 「你死心吧!我今天就会占有你、品尝你,好惩罚你居然敢令本贝勒这么丢脸!」说到最后,他几乎是用吼的。 「你……你……」她啜泣,抽抽噎噎的说:「你这个脏鬼。」「我叫耀日,光耀的太阳,你明白吗?」他一边大吼,一边用手指纠缠着她的发丝。「不是脏鬼。」「你快放开我……天啊!我的名节毁了……」她捂住脸,哭得像泪人儿一样。 「现在哭太早了,至少也要生米煮成熟饭后再哭。」她放开手,一张被泪水染得花不隆咚的小脸呈现在他的面前,就算是天仙美女,也美不到哪去。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还没有生米煮成熟饭?」她呆呆的问。这样不就已经是发生关系了吗?不然还有什么事情要做的吗? 「快了。」「啊!」她像是听到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往外跑,但是又被他捉回来,摆好,压住。 「少装什么淑女了,你会偷看《金瓶梅》,就证明你也心术不正,要是传出去,你也一样不用做人。」「可是人家又还没有看完……」她这下死定了,不过……「反正我也活不过明天,鸣……呜……」可恶!她一哭,害他的性趣全没了。捉来一件被单遮住自己的身子,接收到她可怜兮兮的目光,他才心不甘情不愿分她一点点遮住她姣好的胴体。 「为什么你一直说你要死了?」他凶狠的瞪着她,不太确定是不是要把这个小美人带回家,因为她的脑子似乎有问题。 「我……我的心不好。」她喃喃的说。 「什么?!」他头一次听到有人会说自己的心不好,说自己是坏人。「你做了很多坏事?」「我不是说那种心不好,而是我的心脏在退化,无力,我常常呼吸不过来,我不可以太激动,不然我会──」「会死?」他挑起一道眉。 「你怎么知道?」「我看你很健康啊!除了脸色白一点,不然哪有力气反抗我?」「你不相信?」「很难相信。」她挺起身子,狠狠的瞪着眼前这个无情的男人。「我病得很重,可是你居然一点同情心也没有,你没有看到我这么虚弱的模样吗?」耀日直直的看着她,很难想象她快死了,也看不出来她病得很重,更何况她现在的脸上红通通的,泛着一股迷人的红晕。 恶作剧的念头浮上心坎,他突然凑近她,神秘兮兮的说:「那你想活下去吗?」「谁会不想啊?」她嘀咕的说,不过她还是悄悄的抬起头,水汪汪的大眼中充满了期待的光芒。「你……是大夫?」「不是,不过我知道一种阴阳调和的方法,对女人很好的,有很多女人身体不适,结果服用这一帖药后,身体都改善了不少。」「真的吗?但你又不是大夫。」他耸耸肩。「我可是医好不少女人,你不相信,我也不勉强。」他说完就要离开。 她连忙拉住他。「我……我不想死。」「那……」他要她自己继续说下去。 「我想试试看好了。」她不想就这样死了,她希望自己可以有机会像其它女生一样自由自在,健健康康的,不像她只能困在屋子里,哪里也去不了。 如果命中注定她活不久,那……就死马当活马医好了。 「你同意了?」「会很苦吗?」他不知道呢!因为他没吃过,也不可能吃过。 「好,那我跟你说。」他凑在她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只见天儿的眼睛愈睁愈大,脸色愈来愈排红。 「不可能!」她死也不肯。怎么可以要她做这种事情?太丢脸了!「如果这样的话,以后我要怎么做人?」「你以为你现在这样也可以做人吗?」他的意思十分明显,她全身光溜溜的跟一个陌生男人在床上,还被他摸过,而且……「我还舔过了。」彷佛看出她脑中的思绪,他口没遮拦的直话直说。 她狠狠的倒抽一大口气,然后想也没想的伸手给他一巴掌。「咱!」「下流!」「你!」他生气了,伸出手一把捉住她纤弱的肩,力道之大令她以为自己几乎快被他捏碎了。 「你……你不可以打我……」她抖得好厉害,感觉到呼吸泱要喘不过来了。 「你不会又要昏倒了吧?」他也紧张了,害怕她又会像刚刚那样昏倒。 本以为他会帮她叫大夫,可是他没有,反而把她抱起来,压在他的身下,俊美的脸凑到她的面前。 「既然你说你都快挂了,那我要趁你挂了之前,先帮你了解一下男女之间的鱼水之欢。我看你对《金瓶梅》的好奇心一定是用看的也不满足,我牺牲点,当西门庆吧!」「不要。」「哪轮得到你说不要。来,闭上眼睛,乖乖的让我吻。」他用命令的口吻对她说。 什么?!不! 她还来不及反抗,便被他霸道的吻住了,他销魂的唇舌夺去了她所有的呼吸。 她的双手想推开他,但是他反而吻得更深,抱得更紧,大手也不安分的溜入被单下,探索她娇美的身躯,满足了他的幻想。 刚刚被她「弄了一发」,现在他又复活了,这一次一定要她无法抗拒他。 「放开我……」她的小手死命的想推拒他,但终究抵挡不住他全然的侵略及占有,只能无力的、迷乱的承受他火热的吻来勾引她、迷惑她,抗议声全化成一声声语人又娇羞的呻吟。 「我们就当一个晚上的潘金莲跟西门庆。」他在她的耳边喃喃的说,大手和唇片刻不停的落在她的肌肤上。 谁要当他的潘金莲啊!想那潘金莲可是淫 妇耶!她坏心肝的下毒害死自己丈夫……她才不要当潘金莲。 可是,如果书中的男女之间是像现在这样舒服、刺激的话,那她终于可以理解潘金莲为什么会想红杏出墙了。 「你的小乳尖已经凸起来了,还嘴硬。」她狠狠的倒抽一大口气。「住口!下流鬼!」他突然用力一捏。「你如果再口没遮拦,我就要处罚你。」「不要……」讨厌!他的手指有技巧的搓揉,害她的身体逐渐叛离她的自制力。 「你以为你可以抗拒得了你的身体吗?那你真是太单纯了,我会让你领悟到你的身子比你的心诚实。相信我,我在床上可是高手。」「我管你是高手还是低手,我……啊!」他低下头张口含住她粉红色的乳晕,温柔的用牙齿啃咬少女敏感的地带。 「啊……不要……」听着她娇美又带点可爱的呻吟声,他的浑身都在冒汗,感觉自己正被一股力量往下拉扯。他也想抗拒这种感觉,但是愈抗拒,他的欲望便强烈的淹没了他所有的理智与所有的道德规范。 她实在太诱人了。 他像个贪婪的小 男孩一样深深的吸吮着那凸起的小红点,大手推挤着她的乳房恣意揉捏爱抚,在她雪白的肌肤上怖满他吻过的痕迹。 「不……」电流般的快感一下子窜入四肢百骸,令她感到一阵酥麻。 禁不起这样剧烈的刺激,她忍不住拱起身,娇媚的模样充满了妖媚的性感。 「如果你立刻放开我,我什么都不会说出去,就当没发生过,你也没有绑架我。」他突然抬起头,冷冷的看着她。「我是怕你一个人躺在外面,露水雾气会令你生病,所以才把你抱来这里,没想到你居然含血喷人。」「我……」「我生气了。」他的脸色十分难看,令她好害怕。 「我要你!」他压住她的双手,想释放欲望,不料又再次被她破坏了。 「啊!你!」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居然用脚踹他。 她踢得十分用力,令他整个人躺在地上打滚,痛到无法站起来,也就无法阻止她穿好衣服,无法阻止她就这样把他一个人丢在地上,然后跑掉。 「喂!你给我站住!」来不及了,只听到他愤怒的吼叫声回荡在黑夜中,彷佛是只受伤的野兽在悲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