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区 火箭云盘 BT最新合集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网盘迅雷
电影区 在线无码 在线有码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动图车牌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同事女友 公车痴汉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淫妻交换









男人都爱的燕瘦环肥

1月前   ·   【小说】古典武侠
唐玄宗开元年间,皇帝玄宗李隆基与自己的儿媳妇,寿王的妃子杨玉环勾搭成奸,在名正言顺以前,他们之间还得偷偷摸摸地。 

这天,天气闷热,玄宗大宴群臣。唐朝的风俗与现代西方差不多,在公共社交场合可带着自己的妻子一同参与,因此,玳王就带着妻子杨玉环进宫。其实,玄宗此举就是为了有个机会接近杨玉环。尽管双方已经发生了肉体关系,但那种看在眼里想在心里却吃不着的滋味时时刻刻刺激着玄宗的心,因此这天他随便找了个名义就邀请众大臣和皇亲国戚们在宫中摆宴、习见,玄宗与杨玉环的双眼总是互相看着,但就是没有机会。後来,杨玉环起身又宫女带领去厕所,玄宗一看自己也跟了过去。 

皇家的厕所很气派,是在一间大殿内分成几个屋子,每间屋子都用香薰过,且都有宫女伺候,屋子内有供人休息的床,紧随杨玉环进入殿内的玄宗一努嘴,所有伺候的宫女都悄悄的推出去,玄宗反手将殿门关紧。 

杨玉环是真的想要小解。她刚刚从便桶上抬起肥美的屁股,提好裤子,正在此时玄宗挑 进来了。 

「陛下……」杨玉环还未说完,玄宗就扑上来紧紧抱住她,在她身上乱摸。在这公共场所随时都可能有人进来,如若发现,那还了得。杨玉环低声地求着︰「陛下,不可在此!」但玄宗已是慾火烧身,不顾一切了。 

玄宗把杨玉环推到床上,从宽大的绸缎袖筒中抽出杨玉环的双臂,「啊……羞死了。」杨玉环立刻用双手掩盖乳房,夹紧双腿,避免看到大腿根的中心。 

「真是美极了……」玄宗在心里这样想。发出白色光泽的裸体,有压倒性的美感,一手不能完全盖住的乳房,一光滑曲线一样凹下去的细腰,穿着很薄贴身的绸裤,因为天气很热,没有穿内裤,只在外面有一条纱裙。扯下纱裙,从雪白的绸裤上渗透出黑色的三角地带,美丽的儿媳露出难为情的表情,白磁般的赤裸的上身,有说不出的性感。 

玄宗的慾望越来越强烈,杨玉环把头侧过去,露出雪白的脖子,玄宗在那里不停的吻,然後把她的手拉开,舌头在乳房上舔,粉红色的乳头呈现兴奋状态,用舌尖在上面拨弄时,杨玉环的身体扭动一下,然後很难过的左右扭动,想发出声音也不能说话,在这种兴奋状态下杨玉环不停的摆头,同时想用手推开玄宗,这种模样更沟引起玄宗的虐待慾望。 

「陛下,外面有人。」杨玉环无力的抵抗,但绝望感越来越深,真不敢相信自己会在大白天躺在皇帝的床上露出裸体,如果这时候有人进来(其实是不可能的)看到布幔後的情形……杨玉环感到一阵恐惧,需要尽快离开这里,为此就要满足玄宗的慾望,心里这样想,可是身体还是会拒绝,不知道玄宗是否了解杨玉环的这种心情,他只是狂暴地脱着她的裙子。 

……一切都完了,杨玉环终於放弃挣扎,但也产生奇妙的心安,我已经不需要抵抗,也不用反抗了,因为已经用进全力抵抗过了……这种心情带来对屈服的奇妙欢愉,更引起窒息般的兴奋感,玄宗把她的双手拉到她的头上,在没有任何防备的腋下用舌尖舔,闻道腋下的分泌物和汗水混杂的无法形容的芳香,这种味道发生春药般的效果,使玄宗陶醉在杨玉环那不算浓密的,有些许嫩黄色腋毛的不光滑的腋窝「唔……」杨玉环雪白脖子因为用力而冒出青筋,同时猛烈摇头,怕发出声音咬紧牙关的样子,有说不出的性感。 

「玉环,怎麽了,叫出声音也没有关系的。」玄宗说,然後把攻击目标改到乳房上,用整个手掌压在 满的乳房上旋转,几乎能看到青色静脉的乳房充满弹性,能把玄宗的手指弹回去,玄宗紧缩嘴唇向婴儿一样吸吮乳头时,杨玉环已经不规则的呼吸更混乱,好像很难过的喘气,玄宗的右手伸向大腿根,杨玉环急忙把有一点松弛的大腿夹紧。但在这以前,玄宗的粗大手指已经滑入肉缝里,透过白色的薄薄的绸裤在柔软的肉缝里轻轻的摩擦,另一只手继续抚摸越来越热的乳房,不久後透过绸裤感受到蜜汁湿润感。 

原来夹紧手腕的大腿,逐渐无力的松开,玄宗把右腿慢慢抬起,移动到床的下方,然後使杨玉环的腿分开竖起成M字型,低下头向里看。 

名贵绸缎做的很高级的绸裤,在当时上流社会的贵妇人中间很流行,既轻便又凉快,但缺点是不吸汗。经过一阵挣扎,杨玉环已经出了很多汗,再加上玄宗刚才隔着裤子扣挖阴门,使得下身早已湿淋淋的了,更分不清到底是汗水还是淫水。裤裆湿湿的中心线正好在勒在阴唇的正中央,在白色极薄的绸裤下,几乎能看清楚每一根阴毛,而且微微张开的阴唇吐出黏黏的蜜汁,把裤子紧贴并陷入阴唇中,显示出那里的复杂形状。 

「玉环,这里已经湿了。」玄宗小声的说。杨玉环没有办法掩饰胸部,被玄宗的一只手紧紧抓住的双手高举在头上。急促的呼吸使双乳不停起伏。这时候杨玉环开始产生希望快一点插进来的感觉。这是由於在别人没有发现之前,快一点弄完的心情,还是真的需要男人的爱抚,连她自己都分不清础。只是她也能清楚的感觉出,从下体的中心流出大量蜜汁。 

趁着杨玉环这稍一喘息的机会,玄宗突然把她的裤带拉开,强行脱去她的裤子,接着把脸埋在杨玉环的双腿之间。在那里闻到强烈的汗和尿的骚味,给了他强烈的刺激,立刻伸出舌头进入吐出蜜汁的肉洞里。 

「啊……」杨玉环倒吸一口气,然後吐出细如丝的叹息,在这刹那间忘记隔壁的房间也许还有人在方便,当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屋里发出很大的回响,急忙闭上嘴。 

「也许被听到了……」杨玉环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在刹那恢复清醒,神经集中在耳朵上,可是听不到任何声音,不管杨玉环的不安,玄宗更执拗的吻下去,舌头在肉缝里挖弄,刺激在敏感的阴核上时,杨玉环产生一种坐立难安的强烈快感,拚命忍耐时这股快感出现在雪白的裸体上,忍不住左右扭动……原来想要逃避的耻丘,现在反过来迎接玄宗的舌头,这种感觉使玄宗大为激动。事到如今,就让她彻底爬上高潮的顶点,让她知道男人的真正好处……玄宗的下半身进入形成M字型的双腿间,用肉棒的尖端在稍许靠上的肉缝定位後,用力插进去。 

「嗯……」杨玉环发出压抑的哼声,露出雪白的喉头,肉棒深深插入後,对里面的感触完全不同,非常惊讶,肉洞里仍就是那样窄小,可是里面的肉壁向柔软的手掌,把肉棒温柔的包围,而且开使蠕动,有如把肉棒向更深里面西进去的样子……大概这就是为什麽偷情最刺激的原因吧……意外的发现攻击杨玉环的方法,玄宗高兴得满面笑容,正在享受肉壁的这种感觉时杨玉环的屁股好像忍不住似的开始扭动。 

「玉环,是想要我给你抽插了吗?」玄宗在杨玉环的耳边轻轻说着,这时候杨玉环皱起眉头,好像表示不 意的摇头。 

「玉环,这儿就咱们俩。」玄宗好像要测验杨玉环的反应,慢慢抬起屁股。 

「啊……不要……」杨玉环好像追逐一样的抬起屁股。 

「嘿嘿!」抬高的屁股立刻用力下降。 

「啊……」杨玉环仰起头来,身体向上挪动,珠冠和秀发已经散乱,甜美的刺激感直达脑海,如果双手能自由活动,真想抱住玄宗的身体。她觉得玄宗的动作现在非常可爱,那是比与丈夫之间更能得到快感,不但强而有力,而且有真实感。玄宗抽插的速度开始加快,有如做俯卧撑的样子,用力插入到肉洞里,铁制的床也发出声音,连布幔也摇动。杨玉环已经来不及顾虑到隔壁屋,好像有生以来第一次有这样的快感,为追求高潮的极点,下意识的挺起耻丘和对方摩擦,那 腴的裸体,好像涂上一层油似的发出光泽。因为上身向後挺,更强调美丽的乳房,粉红色的乳头也好像要求什麽东西的勃起。 

「啊……」咬紧牙关的嘴终於松弛,发出充满欢喜的叹息声,一旦发出这种声音以後,就忍不住连续哼出来,仅剩下的理性想阻止她,可是遭受到男人猛烈的抽插,轻易就被粉碎。当粗大的肉棒刺入时,产生全深要飞散的感觉,当肉棒离去时,有甜美的电波传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杨玉环为掌握逐渐接近的期待的瞬间,使全身的神经都紧张起来。 

听到杨玉环如泣如诉的哼声,玄宗觉得自己登上天堂,原以为今生今世不可能与她插穴了,可是这个儿媳,正在他的肚子下甜美的啜泣,於是玄宗把自己所有的性技巧都发挥在杨玉环的身上,反覆进行三浅一深,插入後改变肉棒的角度旋转,同时用手指捏弄勃起的乳头,火热的肉洞里又开始美妙的蠕动,肉壁缠住肉棒,精液从输精管前进……「啊……真好!」杨玉环也放弃了矜持,把夹紧玄宗腰部的双腿,改放在对方的腿下,并拢伸直,这是迎接高潮来临的姿势。玄宗低哼一声,连连又快又深的插入,杨玉环也勒紧屁股的肌肉,挺起耻丘作为回应,她当然对自己的动作感到羞耻,可是涌出的快感远超过理性……「不要,不要,可是……好舒服。」「泄了!」杨玉环尖叫一声,全身随即僵硬,就在这时候有火热的精液在她的身体里爆炸,她受身体会粉碎般的强烈高潮的袭击,五体都颤抖,在黑暗中,不断的散出爆炸的白光……是不是这叫男女的真正高潮……杨玉环在朦胧的脑海里这样想。 

玄宗的身体离开以後,杨玉环还是不能动弹,身心都被击倒了,现实已经远离,只剩下充满快感余韵的身体,这时候不知玄宗有什麽想法,他双手抓住杨玉环的双脚。杨玉环发现玄宗的企图,开始拚命挣扎,可是刚有过高潮的身体,一点也用不上力量。 

「陛下,不要,不要……」杨玉环拚命的想夹紧双腿,可是一旦打开以後,就更无法胜过玄宗的力量,在大致完全开放的大腿根,刚刚受到抽插的肉唇张开嘴,发出淫靡的光泽,阴毛也沾上蜜汁贴在身上,每一片花瓣都看得非常清楚。 

「……啊……」杨玉环产生强烈的羞辱感,美丽的脸颊泄成红色,雪白的牙齿咬紧双唇,闭了双眼,不敢看玄宗。 

「不要,不要!」杨玉环拚命的摇头,头发也散乱的披在肩上,不知是羞耻还是向玄宗撒娇,苗条而不失 腴的小腰儿不停地扭动着,那丛茂盛且乌黑的阴毛也似乎激动的站立了起来,玄宗的锐利眼光紧随着那片芳草,刺在羞耻的泉源上。 

「真美……」玄宗赞叹着。浓浓的阴毛只长在阴缝靠上的部位,大阴唇以下及两旁的腹股沟乾乾净净,没有一根阴毛,肉缝就是这块美丽阴肉上裂开的一道长长裂口,一直延续到屁股沟,薄薄的小阴唇嫩红而湿润,像张开的小嘴……这样的肉缝,使玄宗想起了被自己冷落的另一位爱妃……梅妃少女时代的肉缝,那时也是让自己「爱不释口」,但这只是一瞬间的事,看着从完全绽放的肉洞中流出的精液,玄宗无暇想得过多,他一边亲吻轻咬着白嫩的大腿内侧柔软之极的肌肉,一边把右手食指和拇指放在杨玉环的花瓣上,向左右分开成V字型。 

「哎呀……不要看!」杨玉环扭动着下身,玄宗此时更拨开层层的肉褶,左手食指插入杨玉环的肉洞里。 

「啊……」因为刚刚高潮,肉穴的肌肉很敏感,这一下刺激得杨玉环的身体紧缩,玄宗不理会杨玉环的样子,手指挖弄肉洞,再度涌出的快感,杨玉环又被击倒被玄宗唤醒的肉慾,使她从肉洞流出蜜汁,传到屁股上。杨玉环虽然在绝望中,但不得不继续暴露出羞耻的泉源,不久後杨玉环又一次进入忘我之境。 

当两人双双从厕所回来後,盛大的宴会仍在继续,似乎没人注意到他们两个人有什麽异常。不久,玄宗就命宴席结束,但是私下里派高力士留住了杨玉环,并带他到了华清池。 

在华清池旁的偏殿内,玄宗遣散了所有宫女太监,只剩下他们两人。此时,玄宗与杨玉环才没有任何顾虑地深深接吻,然後很自然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 

玄宗抱起杨玉环走向浴室,杨玉环双手抱着玄宗的脖子,温柔的依偎在他怀里。此时的她感觉自己和玄宗就像是新婚恩爱的夫妻一样,华清池有专供皇帝洗澡的地方。那是羞在一所大殿内的一池热腾腾的泉水,有进热水的专用通道,还有一条通道流入的是凉水,每条通道在大殿外都有专门的太监负责控制水流量,在池的底部还有一个出水孔,这很像现代的浴池,只不过这个孔没有塞子。这样一方面可以调节水温,另一方面可以保持水的清洁,形成长流水。 

浴室中也有类似莲蓬头的东西,那时从屋子的一扇窗户中伸进来的由玉石雕成的一个龙头,龙张着嘴,有水道通向龙嘴,这样龙嘴也形成一条湍急的瀑布,可以供人淋浴。 

进到浴室,玄宗向杨玉环身体身上撩水,而杨玉环则到处闪躲,他们就像小孩一样的戏闹着。最後,玄宗才拿雪白的毛巾在杨玉环的身上到处擦抹着。他的手从杨玉环的肩旁慢慢往下抹,玄宗的手在杨玉环的 满坚挺的乳房上温柔的抹着,杨玉环也主动的用湿淋淋的毛巾为玄宗抹擦着。 

玄宗的手在杨玉环的乳房上停留了很久才继续往下抹,他温柔的清洗杨玉环的阴毛和小穴,另一手则伸到杨玉环的臀部上,杨玉环的手来到玄宗的肉棒时,她迟疑了一下,但很快的她就双手握玄宗的肉棒搓揉清洗,因为在她的心里,眼前的这个男人己不是她父皇了,而是她所爱的人,她所做的就是爱的表现,就像玄宗一样也是一样的爱她。最後当他们全身都被微烫的泉水冲洗的皮肤微微泛红时,他们紧紧的抱住对方身体相吻着。 

像要将他们俩人的身体容为一体似的紧紧的抱住,他们此时什麽也不想,只想用身体传达彼此的爱和感受对方的爱。玄宗让杨玉环转过身去,从後面抱住杨玉环,他不停的吻杨玉环白嫩的脖子,手也在杨玉环乳房上搓揉着。杨玉环的手向後抱着玄宗的头,她的头随着玄宗的吻不停的扭动着,他们恨不得时间就这样停止,好让他们就这样缠绵下去,就这样表达自己的爱和感受对方的爱。 

皇帝专用的浴池很大,是用白玉造成的。池水内有一圈座位,玄宗坐在了正对着进水口的位置,这样,湍急的泉水可以暖暖地冲击着肉棒。玄宗觉得在做爱後用热水冲击肉棒可以很快地恢复体力°°这是以前在与杨玉环的同宗妹妹,虢国夫人在此通奸时发现的。 

玄宗坐进浴池分开自己的双腿,让杨玉环坐在他大腿之间,自己则靠在椅背上。他们静静的躺在浴池里,杨玉环细滑白腻的脊背紧贴着玄宗的胸膛,而臀部紧紧地与他的大肉棍挨着。玄宗在背後嗅着杨玉环秀发的幽香,双手不安分的在她双乳上搓揉,而杨玉环则闭着双眼享受玄宗的爱抚,她喜欢玄宗双手从背後温柔抚摸她的感觉。(就像陈明真所唱的那样︰喜欢你从背後抱着我的感觉。……仅仅抱着就完了?男人的大手往哪放?)玄宗对杨玉环的这对 满而结实的乳房爱不释手,摸上去大小适中,手感滑腻,吮咂乳头时美乳似乎散发出淡淡的香气。以前杨玉环在洗浴以後曾经常敞开胸襟,站在迎风处享受微风带来的丝丝凉意,并不避讳宫女和太监们。唐代社会男女观念相当开放,上层社会的贵妇人经常裸露自己的上半个乳房……这从唐代流传下来的壁画上可以见到。杨玉环此举虽然稍有过分,但还在情理之内。每当此时,如若玄宗在场,他就会用手抚摸揉捏这双美乳,一边赞叹道︰「软温新剥鸡头肉。」由於是当着宫女的面,杨玉环也会觉得不好意思,因此後来,她就用一条薄纱将乳房罩住,据说这就是乳罩的最早来源。 

玄宗的肉棒慢慢的硬挺顶在杨玉环的美臀上,他对自己又硬挺的肉棒感到满意,已经五十多岁了,在不久前才射过一次,现在却又精神奕奕,他不晓得自己的精力是从何而来的,最後他想或许是杨玉环的 满的肉体引发出他的精力吧! 

他吻着杨玉环的耳垂,接着开始吮着她敏感的颈子。 

「啊……嗯……嗯……啊……」杨玉环的美妙呻吟声,挑起玄宗听觉的慾望,他右手离开乳房,慢慢移向杨玉环的小穴轻轻的抚摸,左手则持续搓揉捏弄着她柔软的乳房,而杨玉环的乳头早已经充血硬挺了。 

「啊……啊……喔……嗯……」他们就这样静静的躺在浴缸中,除了爱抚之外,还是爱抚,彼此都没有开口说话。对他们来说他们并不需要什麽言语来表达他们的爱,他们是用动作来表达自己的爱,从彼此的反应来感受对方的爱,或许他们知道他们并没有资格对对方说出爱吧。 

殿内有专供皇帝休息的小屋,里面轻纱幔帐低垂,由於窗户开着,所以非常凉快。洗浴完毕以後,杨玉环仰躺在床上很自然的闭起了双眼。玄宗站在床边仔细的欣赏杨玉环成熟 满的肉体,对他来说,杨玉环诱人的肉体可说是上天的杰作,杨玉环赤裸裸的肉体让玄宗的眼光看得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发热,她羞的转过身让身体成ㄑ字形侧躺着,玄宗坐在杨玉环身旁,用手指温柔的抚摸杨玉环的肉体,从颈部、背部一直到腰部下的臀部慢慢的抚摸着,那种指尖若即若离,似有若无的温柔让杨玉环的感觉敏锐起来,当玄宗的指头到杨玉环的臀缝时,杨玉环再也无法忍受的呻吟出来︰「嗯……哦……嗯……不要……哦……」身体的舒服转变成趐痒难耐的感觉,让杨玉环的肉体再也无法平静,她拚命的扭动身体,逃避似的不断扭动身体,玄宗将杨玉环的身体扳转让她仰躺着後,指尖轻抚着杨玉环的乳头四周,他怜惜的反覆揉弄着,杨玉环的乳头已觉醒似的突起,玄宗低下头,轻吻右手捏抚的乳头,手则触摸着杨玉环两腿之间喘气的小小阴核。 

「嗯…喔…啊…好…舒服……喔……」玄宗含着杨玉环的乳头,指尖似触若离的轻柔触感,这让杨玉环的感觉更觉敏锐,她感受着玄宗的温柔,身体也跟着涌起渴望的感觉,她感觉自己的身体此时是多麽的希望玄宗的到来,她不断的扭动身体渴求着。玄宗也发现杨玉环的变化,但他仍含着乳头,手指也轻揉着阴核。 

「啊…三郎…不行了…喔…快点…」杨玉环欲焰狂燃的肉体已像火一样的燃烧着,茂密整齐的阴毛已沾湿淫水,她的下体渴望她的三郎的肉棒,渴望得又热又急,阴唇之间甚至疼痛起来,她不断的挺起臀部哀求玄宗的到来。 

「喔…三郎…快点…不要折磨我了…啊…快…给我吧…喔……」玄宗来到杨玉环的两腿之中,把肉棒抵着杨玉环湿润的阴道,和那楚楚可怜的阴唇相比,他的肉棒显的实在大得可以。正当玄宗用龟头在杨玉环的阴唇轻磨时,杨玉环却忍不住的抬起腰来,自动的将玄宗的龟头给吞没,玄宗用力慢慢的将肉棒插下去时,杨玉环的阴唇竟然自动的将他的肉棒给吸了进去。 

「啊……终於……喔……啊……啊……」杨玉环发出呻吟身子大大後仰,虽然不至於疼痛,但仍感到有些不适,随着玄宗肉棒的抵达体内最内部後,慢慢地抽动时,杨玉环在强烈冲击的快感下,忍不住大声呻吟起来。虽然有人说不一定大才好,但那是不实的,越是大越有满足感,抽动时摩擦着阴唇的强烈也越大,当然滋味也不同。 

「啊……啊……好…舒服…喔…三郎…快…再快一点……」杨玉环的理性完全被玄宗巨大的肉棒所抹灭,庞大的肉棒一进一出,使她忍不住呻吟起来,杨玉环已然等待不及了,此时玄宗的抽插所带来的快感让她舒服极了,从肉棒进出时的灼热和疼痛,让杨玉环的下体获得如雪要融化般的快感,而且随着玄宗肉棒的抽插,快感更加剧烈、深刻。 

「喔…喔……喔…快…受不了了…喔…陛下……」杨玉环双手抱住玄宗的背部,高潮的波浪袭杨玉环的全身,四肢如同麻痹般战栗不已,她快要没顶愉快感的浪潮之中,随着呻吟她感觉浑身上下的骨头都快散掉了,玄宗仍然继续抽插着,接着又是一阵强烈的高潮袭来,这是杨玉环第一次经验到这种连番而来的高潮感受,以为最多不过两次,却不意紧接着是第三次的高潮,此时的杨玉环早已忘我,只是呼应着速度更快的抽插,呻吟已然变成了哭泣,阴缝里的肉褶呈现波浪起伏般的痉挛,更是紧紧的吸住玄宗的肉棒。 

「啊……不行了……喔…死了……喔……爽死了……」在杨玉环像脱野马似的煽惑,剌激之下玄宗也将体内火热的精液射向杨玉环的子宫里。 

射精後的玄宗,并没将肉棒抽出,他抱着杨玉环转了身,让杨玉环躺在他身上,他喜欢在射精後抱他杨玉环躺在他身上的感觉,这样抱着杨玉环躺在他身上让他感到拥有杨玉环的安定感,杨玉环只是随着愉悦後全身趐麻的躺在玄宗的身上,她身体还留着高潮余韵的滚热,玄宗抱着杨玉环,轻抚她的背。 

「玉环,舒服吗?」「嗯。」得到杨玉环的肯定後,玄宗感到相当自豪,他将杨玉环抱得更紧,同时吻着杨玉环的唇。 

「睡吧!」说完後,他们紧紧的相拥着对方无尽温柔的肉体沉沉睡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