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区 火箭云盘 BT最新合集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网盘迅雷
电影区 在线无码 在线有码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动图车牌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同事女友 公车痴汉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淫妻交换









与绝色美女激情一夜

4月前   ·   【小说】暴力强奸
第1章 杀手之王

  张铁根走在一座荒山的小径上,几片破碎的云在天空懒洋洋地趴着,空气弥漫着青草与泥土的芳香。

  他半路上下长途汽车,去山上的坟地给父母扫了墓。

  离家八年的六年之中,他以私人雇佣兵和杀手“秃鹫”为名转战世界各地:要么成为私人保镖,要么成为血腥的杀手,任务不一而足,杀人救人,完全在他的一念之间!

  但是,只有一点是相同的:只要是他接下的任务,从未失手过。

  由此,张铁根成就了他成为国际杀手之王的一代传奇。

  但是,张铁根已经厌倦刀头舔血的日子,所以他要归家了,在村里种种地,其实也是一种不错的生活。

  然后,他一想到可以见到唯一的亲妹妹,心情真的是很好,迈着欢快的步子下到半山腰的一条土路,突然听到前方传来了硿的一声。

  张铁根跑过去一看,前方一辆黑色雪佛兰科迈罗陷进土坑,爬不出去了。阳光照在黑色的车身上,发出油亮油亮的光。

  张铁根感觉很好笑,哪个傻X会傻乎乎开着一辆进口车,走这样的山路?也许车主是想要抄近路去乌龙镇,否则不会不走山另一边的省道公路。

  车门推开,一个衣着时尚的女人从车内下来。

  即使张铁根这些年在外阅女无数,也是眼前一亮:美女!

  美女的年纪应该二十六七岁左右,留着一头飘逸的乌黑长发,妙容娇俏无比,脸上略施粉黛,樱桃小嘴、高高的鼻梁,凹凸而修长的身材。

  这绝对是个极品美女!

  一时间看得张铁根都差点连哈喇子都要流出来,不由得看得有点痴了。

  那个美女走到车后,看到一只车轮陷进一个很深的土坑里面,脸上顿时黛眉深锁,反倒是透露出一种绝美的冷艳。

  张铁根心里一阵暗赞:“我的娘啊!这荒郊野外的,哪里来的这么漂亮的小妞儿,还开着这么好的进口车!难道是我那死去的爹妈保佑,怕我回来找不到老婆,所以就给我安排了这么一出艳一遇不成?”

  就在张铁根心里YY无限的时候,那个美女发现了他的存在,紧锁的双眉顿时舒展开,好像遇到了救星一般。

  她立刻向张铁根招招手,说道:“这位大叔,我的车子陷进土坑了,你过来帮我个忙,可以吗?”

  虽然不是吴侬软语,但是美女的声音极其清脆,如同山间的百灵鸟歌唱一般,真的是好听极了!

  张铁根听得骨头都要酥了,但是跟着便不由得愣住了一下。

  心说:大叔?我有那么老吗?这美女眼光也太差了吧?本帅哥今年才年方二十四!不就是常年风吹日晒,皮肤黑点,好几天没有洗漱,脸上胡子长点,这身地摊上买的衣服寒碜点吗?其实还是很幼齿、很帅气的!真不识货!

  不过,美女召唤,张铁根还是屁颠屁颠地跑过去了,笑道:“美女,需要我帮什么忙?”

  靠近一看,这美女越发地显得艳丽无比,皮肤不是一般的水灵,身材更是好得没话说!

  那美女见张铁根贼溜溜的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的身上重要部位看,感觉很不舒服。

  但是现在有求于人,美女只好说道:“请你帮我推下车,我会给你报酬的。”

  美女从车里拿出钱包,掏出一张百元大钞,说道:“这样够吗?”

  “美女,不就是推个车吗?助人为快乐之本!还跟我谈钱,你这是在贬低我的人格。”张铁根正色说道,伸手轻轻握住人家美女的小手做推辞状,暗地里却不忘偷捏了几下。

  哇塞,果然是极品,这个美女的小手真是好滑!

  美女连忙将小手抽回去,焉能不知张铁根这色一狼在乘机吃她的豆腐?

  她寒着脸说道:“不够的话,我再给你加一百块!”

  “加钱就不必了。美女,我跟你说个事,你是要开车去乌龙镇吧?跟我回家正好是一个方向。你要是肯载我一程的话,我就帮你把车推出来。”张铁根笑嘻嘻地说道。

  美女想不到张铁根会提出这样的条件,这不是引狼入车吗?

  加上又看到张铁根身上的衣服脏兮兮的,也不知道多少天没洗,美女冷艳之极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厌恶之色,便想要拒绝。

  但是,美女思索了一下后,还是说道:“那好,我可以载你。那我启动车子的时候,你就在车后面用力推!”

  “我最喜欢给美女‘推车’了,咱这身板,壮实!一天推个五次六次的,家常便饭!”张铁根嘿嘿地笑道。

  冷艳美女虽然觉得张铁根的话,说的有点怪怪的,但是一时间也想不出哪里奇怪,便点头说道:“那就麻烦你给我推一下了。”

  “愿意效劳,我最喜欢给你这样的美女‘推车’了!”张铁根嘿嘿地笑道。

  冷艳美女这才重新上车,发动引擎的时候,突然明白张铁根话里的给美女推车的深层次含义,心里顿时一怒。

  从后视镜看到张铁根已经站在车尾,低声骂道:“这个死色一狼,臭流忙!居然敢吃我的豆腐,要是可以倒车,我立刻撞死你!哼!看我怎么整你!”

  “我要推了,你踩油门啊!”张铁根在后面大声喊道。

  衡……

  科迈罗的引擎发出一阵轰鸣,张铁根双臂只是稍微地一用力,车轮便已经爬出土坑。

  以张铁根的身体素质而言,推个车,绝对小case。

  “呵呵呵呵……”张铁根得意地拍拍手,但是脸上的笑容突然一下子僵住了。

  因为那辆科迈罗出土坑之后,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而是继续往前方冲了出去。

  “我草!”张铁根连忙追了上去,一边跑,一边向那辆科迈罗猛挥手,“美女,美女,停车,我还没有上车呢!你等我上车你再开走啊!”

  也是亏得张铁根身体好,他一直追出大概有一公里才被那辆科迈罗抛下,也只是有些气喘而已。

  “你母亲的,居然敢耍我!下次别被老子遇上,否则一定饶不了你!”张铁根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愤愤然地高声叫骂道。

  但是,那辆科迈罗此时已经转过一个拐弯,张铁根的视线被山坡挡住,再也看不到了。

  那个冷艳的美女一直在透过后视镜,观看张铁根在后面追她的车子的样子。

  开始的时候,她真的感觉很惊讶,这真的是人吗?居然能够追着自己的车子跑那么快、那么远。

  但是,当她看到张铁根最终停下,跳着脚,气急败坏的样子,冷艳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

  “哼!我让你吃我的豆腐!我气死你!”

  第2章 美女被劫

  张铁根一边臭骂着那个忘恩负义的冷艳美女,一边又快步向前走去。

  他总不可能因为没有搭上车,就不回家了吧?

  就在他转过山路拐角的时候,突然听到前方传来一阵女人尖叫声,听起来跟那个冷艳的美女的声音非常相似。

  山里四下一片沉寂,除了山间的风吹,就是山坡上树林的沙沙声,随便一个叫声,就可以传出去很远的距离。

  “真希望那个女人遇到鬼了!”张铁根嘀咕道,对刚才被那个冷艳美女给摆了一道的事情念念不忘。

  不过,张铁根还是立刻跑起来,向前方冲了过去。

  大约跑了二百米,转过一个山坡的弯角之后,张铁根看到前面的五米开的地方,那个冷艳美女的科迈罗被一颗倒下的松树挡住了去路。

  但是,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拦住冷艳美女车子的,还有五个长相颇为凶恶的彪形大汉。

  这些大汉个个手里都拿着刀子,其中一个手里还拿着一把仿制的手枪!

  这些人当然不可能是什么好人!

  那个冷艳美女被他们强行从车子里面揪了出去。一个弱质女流,遇到这么多的坏人,早就吓得面无人色,浑身瑟瑟发抖,难怪她要尖叫连连。

  张铁根方才明白,原来她是遇到拦路抢劫的了。

  心道:这个冷艳美女今天的运气未免太差了点,刚刚车轮陷进土坑就不说了,现在居然遇到拦路抢劫的歹徒了?!这么衰的运气,说出去只怕都没人相信吧?

  “求求你们不要伤害我,你们要钱的话,我可以给你们。给,这是我的钱包,里面有不少现金。”冷艳美女连忙从车内拿出自己的包包,从里面拿出钱包递了过去。

  一个瘦瘦的家伙,蛮横地将冷艳美女的包包和钱包一把抢了过去,打开钱包后,高兴地叫道:“老大你快看,这妞儿果然是个有钱的主儿,钱包里面有一堆的百元大钞,还有好多的卡!我们今天真的是遇到一只肥羊了!这一票够我们吃喝玩乐一个月的了!”

  那个老大脸上也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一把将钱包抢过去,说道:“这个钱包我这里先放着,后面我们再分钱。再看看,包包里面还有什么东西没有?”

  “一只智能手机!苹果最新款的,价格要好几千块呢!”那个瘦子又兴奋地说道,“我一直都想要一只,想不到今天踏自己主动送上门来了。老大,这只手机给我用吧?”

  老大立刻在瘦子的后脑勺用力扇了一下,又将那只手机连同那个LV的名牌包包一起都给抢走了。

  骂道:“你母亲的,就你小子这副德行,用个营业厅送的免费手机就不错了,你配用这么贵的手机吗?给我滚一边去!”

  冷艳美女见这些劫匪这么爱财,便鼓起勇气,颤颤巍巍地说道:“几位大哥,只要你们不伤害我,这些值钱的东西你们尽可以都拿走。我这个包包是LV今年最新款的,原价是二万八,现在也值很多钱的。”

  “我草,想不到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包这么金贵,居然可以顶的上好几台苹果手机了!”那个老大惊叹道,有点有眼不识泰山的味道。

  他忍不住拿起包包仔细端详了起来,似乎想要看看,为什么这样一个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的包包,怎么就这么值钱的原因。

  “还有我这个手表,浪琴的真品,原价八万八,你们看看后面有特殊的编码,可以打电话去公司询问究竟是不是真品。这个你们也可以拿走,请你们不要伤害我。”那个冷艳美女非常配合这些人的抢劫行动,主动将值钱的东西上交。

  由此可见,这个美女究竟多么有钱了,对这些名贵的物品,根本并不看重。她看重的只有她自己的身家性命。

  那个老大看着冷艳美女递过来的那块名表,双目之中直冒光,一把抢过去就戴在手上。

  “你们给我看看,这块手表配不配我?”老大得意地向他的手下显摆道。

  “配,这块名表跟老大简直就是绝配!我们老大果然天生就是戴名表的料啊!”立刻有小弟奉承地说道,让那个老大感觉非常之受用。

  也就在这个时候,有人突然看到张铁根,高声道:“老大,你快看,那里有人!”

  那个老大抬头看向张铁根那边,不由得是一怔。这究竟是哪里来的乞丐,皮肤那么黑就不说了,身上的衣服还破破烂烂的!

  老大把手里的仿制手枪向张铁根那边一指,厉声喝道:“你,给我过来!”

  张铁根顿时就郁闷了,想要跑都跑不了,只好高举双手,屁颠屁颠地跑过去。

  这时候,他的心里一动,突然想到一个报复那个冷艳美女的法子,感觉一阵暗爽:臭娘们,你敢耍我,我就让你吃点苦头!

  “各位老大,我只是个上山扫墓的农民而已,身上真没钱!你们行行好,把我当个屁,放了吧!”张铁根一副快被吓哭的样子,伸手一指那个冷艳美女,高声喊道,“你们看她,开着好车,又穿的这么好,一看就是有钱人,你们抢劫她好了,就饶了我这个老实农民吧?要不这样,您们慢慢抢劫她,我替你们把风?”

  那个冷艳美女想不到,这个大叔居然会这样无耻,顿时气得七孔生烟。

  而且,她更厌恶的是,这个大叔怎么看怎么没钱,人家劫匪当然不会对他感兴趣。好嘛,那你就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可是,这个混蛋却偏偏还要对她落井下石,更无耻到要替人把风!

  这人究竟是不是男人,简直无耻之极!

  冷艳美女对这个不仅好色而且极度无耻的大叔,严重鄙视之!

  “各位老大,你们倒是说句话啊!您这样不说话,我心里真的害怕啊!”张铁根见抢劫犯都不说话,又开口求道。

  “废物。”那个老大轻蔑地看张铁根一眼,怒骂道,“滚一边去,双手抱头蹲在地上,敢跑的话,老子一枪崩了你。”

  “好,好,我蹲!你可一定要说话算话。我家里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还在吃奶的娃,全靠我一个人养活了。”张铁根一边胡扯,一边乖乖蹲下双手抱头。

  “没用的家伙,窝囊废!男人的耻辱!”看着瑟瑟缩缩的张铁根,冷艳美女心里大骂道。

  第3章 出手救人

  五个劫匪将那个冷艳美女的财物全部搜刮干净之后,自然也不会放过她的那辆进口的雪佛兰科迈罗。

  劫匪的老大兴致盎然地坐进去试了试感觉,顿时是连连称赞好车!

  不过,张铁根对这个老大实在鄙视之极:你再喜欢又能咋样?你敢留着给自己开吗?还不是立马明天就要转手卖给别人?你现在兴奋个啥啊!

  劫匪老大下车之后,招呼他的四个小弟,道:“你们几个,赶快把前面的松树搬开,我们要赶快走了。”

  那个瘦子也确实是够坏的。

  他的一双小眼睛一直盯着那个冷艳美女看,这时候听到老大说要走了,上前对老大嘿嘿笑道:“老大,你看这个小女子生的这么漂亮,咱们这辈子只怕也遇不到一个这样的呢!嘿嘿……可不可以让我把她……?”

  劫匪老大听到瘦子这么一说,原本恶狠狠的脸上,露出一个很异样的笑容,也跟着看向那个美女那边,不由得看得痴了。

  然后,劫匪老大突然啪的一声,又扇了那个瘦子一个后脑勺,骂道:“给我滚一边搬东西去,这个女人是老子的。”

  瘦子非常郁闷地吃痛说道:“老大,肯定是您排第一个的了,可不可以让兄弟也排个号啊?”

  “可以!独乐乐乐不如众乐乐嘛!”劫匪老大这才笑着,迈开了大步,走向那个冷艳美女,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美女,跟我去小树林那边!”

  冷艳美女已经听到劫匪老大跟那个瘦子之间的对话,哪里不知道这个人想要对她干什么?

  “不去!”冷艳美女吓得脚都软了,差点跌坐在地上,激动地高声道,“我已经把东西都给你们了,你们快走,不要碰我!我有钱的,我可以再给你们很多钱的。”

  “你这臭女人吓叫唤个啥啊?我们老大叫你去,你就去,否则别怪老子杀了你!”瘦子挥舞着刀子,恶狠狠地威胁道。

  “走!快走!快点走!”劫匪老大用枪指着冷艳美女,上前推着她,一边逼她向旁边的小树林走去。

  二人推推搡搡地。

  冷艳美女即使再冷艳,这时候终于也吓哭了,二行清泪扑簌扑簌地往下掉。

  也许因为张铁根是这里跟她唯一一个有着相同被劫持的遭遇的人吧,她不时地扭头,看向正老老实实地蹲在地上的张铁根,眼神里面满是那个无助、悲伤和恐惧!

  张铁根看得一愣,这个冷艳美女怎么哭的时候还那么漂亮,真他母亲的我见犹怜!

  而且,张铁根这时候其实已经感觉玩得有点过了头了。

  他这些年杀掉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九十人了,对杀人几乎已经麻木。但是,张铁根是个有原则的人。

  他杀人的时候绝对会给对方一个痛快,往往瞬间毙命,绝不让人受太多痛苦。至于烧杀抢掠、危害妇女、伤害无辜的恶行,他绝不做,也绝不允许别人做。

  而且,他杀人并非一定就只是为了赚钱而已。

  当年他在非洲执行任务,碰到黑水公司的雇佣兵在一起小镇子里面,居然对无辜的平民百姓射击,杀死了至少二十个妇女和儿童,张铁根当晚便潜入军营将那伙雇佣兵干掉。第二天一早,佣兵首领的尸体便高高悬挂在当地部落最大的集市示众!

  所以,眼前的这个五个劫匪今天在张铁根的面前搞这套,绝对死定了。

  这时候,张铁根突然对劫匪老大高声喊道:“这位老大,我有话要说!”

  劫匪老大停下脚步,这个小子居然会在这个关头上面说话,你母亲的,难道不知道老子现在很急吗?

  “瘦猴,给我揍死这个混蛋!居然敢打扰老子的好事!”劫匪老大恶狠狠地对那个瘦子说道。

  “好嘞!”瘦子高兴地说道,可以打人还不用去搬东西,他当然高兴,上前踹了张铁根一脚,狂妄地叫道,“小子,站起来!对,站好点,老子要好好修理你!让你打扰我们老大的好事,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你!”

  “不是,不是,这位老大你真误会了。”张铁根“吓坏”似的倒退两步,讨好地笑道,“其实,我是想要跟你们求个事。”

  “哦?”

  “是这样的。那个女人跟我有点过节,而且还生的那么漂亮,我一农民一辈子都见不到一个!所以,等到几位老大玩够之后,可不可以让小弟也尝尝鲜啊?”张铁根笑道。

  那个冷艳美女本来还以为这个大叔会给自己求情,想不到居然再次给自己落井下石。

  她忍不住高声对张铁根骂道:“你这个大坏蛋!你简直不是人,你怎么可以这样子!”

  那劫匪老大嘿嘿地大笑道:“有意思,有意思,老子还是第一次碰到你这么无耻的小人。行,她今天要是没死的话,就是你的了!”

  “多谢老大,多谢老大……”张铁根连忙点头哈腰地奉承道。

  “老大,还要不要揍这个小子了?”瘦猴问道。

  但是突然,瘦猴感觉手腕传来一股刺痛,扭头的时候,骇然发现匕首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已落到那个农民手里。

  此时的张铁根的脸上再无一丝惊恐,反倒显得那么嗜血,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你刚才好像很威风啊?”张铁根嗜血地笑道,一脚踹断瘦猴的手臂。

  “啊!……”瘦猴发出一声惨叫,人跌倒在地上。

  “你这个混蛋,你会功夫!”劫匪老大被张铁根的凶狠吓到了,举枪就要向他射击。

  张铁根冷笑一声,手里的匕首瞬间扔出。

  “啊……”劫匪老大的手腕被匕首射穿,鲜血迸流,仿制手枪掉落地上。

  张铁根冲过去,又一脚踹在劫匪老大的腹部,顿时让他昏过去了。

  这边的动静太大,惊动了另外三个劫匪。他们看到老大被那个农民给打了,个个义愤填膺的,挥舞手中刀具冲过来要杀张铁根。

  结果已经注定,他们连张铁根的一根毛都没有碰到,就全部被张铁根打断手脚。

  冷艳美女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发生:这个农民农民究竟怎么回事,不就是个扫墓的吗?而且他的长相,怎么看怎么就是个乡下农民!可是这样一个人,怎么突然之间变成了一个杀神一般的人了?这也太逆转了,难道真的运气好,遇到民间高手了?

  总之,张铁根突然爆发出来的强悍战斗力,让这个冷艳美女的大脑,因为极度地震惊和无法理解,而几乎当机,完全呆立在了原地。

  第4章 回到老家

  张铁根轻松打倒四个劫匪,这才转身想要在那个冷艳美女的面前,弄个帅气的Pose的,但是一转身之后,他不由得是一愣。

  原来,那个冷艳美女刚才被劫匪老大推搡的时候,身上的衣服扣子被扯掉了,里面便露出半截雪白的脖颈,虽然狼狈,依然像高傲的天鹅一样。

  “漂亮,美妙,极品!张铁根一边在心里赞叹,一边看得眼睛都直了!

  于是,张铁根和那个冷艳美女二人,就呆呆的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冷艳美女跟着便感觉很奇怪,为什么这个大叔要这样呆呆的看着自己?她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

  “啊……你这个好色之徒,无耻的大叔!”冷艳美女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连忙伸手捂住自己的衣服。

  张铁根刚刚在冷艳美女心中,建立起来的高大威猛的英雄形象,顿时完全崩塌。

  西洋镜被人当面拆穿,张铁根不由得是老脸一红,轻咳了一声,说道:“呃,美女,我知道自己很勇敢,你不用谢我。不过,你要记得报警。报警电话知道不?很简单的,911。好了,我现在要回家了。拜拜。”

  张铁根说着,转身就要走。

  “喂!”冷艳美女叫住张铁根,俏脸有些发烧,道,“大叔,911是米国的,我们这里是110才对……你,你把名字留下。”

  好吧,张铁根的老脸又是一红,方才意识到他已经回国了……

  然后,他露出一个色色的笑容,笑道:“我知道,你想要知道我的名字,一定是因为被哥的英明神武迷倒,已经无可救药地爱上哥了。但是对不起,我现在急着回家,下次有缘再见,哥会拨冗跟你谈谈情说说爱啥的。但是今天不行。”

  扑哧一声,那个冷艳美女突然笑了,“我说这位大叔,你真是太臭屁了吧!”

  “切!说你没眼力,是客气的。”张铁根嗤之以鼻道,“哥可不是什么大叔,人家可才二十出头,很幼齿的。看你这么迷哥的样子,是要跟哥回家当媳妇?”

  “你,你胡说什么,谁要当你的媳妇了……”冷艳美女连忙倒退两步道。

  “啧啧啧啧……”张铁根撇撇嘴,摇摇头说道,“你这个城里姑娘其实也不咋地!你看你,除了一张漂亮脸蛋,腰太细、PP太小,俺爹妈说了,要俺找个腰肥PP圆的,才会生一堆娃呢!”

  “我……”冷艳美女顿时涨红脸,一双美目都瞪圆了。

  腰肥PP圆……

  我的天啊!冷艳美女可是搜肠刮肚,也找不出词语可以接张铁根的话了。

  “好了,时间不早了,拜了,有缘再见。”张铁根挥手笑道,“媳妇儿!”

  “谁,谁是你媳妇了,你别胡说!”冷艳美女见张铁根跑了,高声喊道,“喂,你给我回来,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但是,张铁根却已经冲下山坡,很快钻进树林里面不见了。

  他之所以改走小路,无非是因为不愿意去派出所做笔录。而身为一个世界一流的杀手,在山地找到方向,完全是小儿科而已。

  半个小时之后,乌龙县派出所的一辆警车便到了。

  车里坐着一个容貌极为漂亮的警花,身着一身笔挺的警服,留着齐耳短发,英姿飒爽,姿色并不输那个冷艳美女。

  她从警车上面下来之后,看到地上清一色断脚的五个劫匪,顿时吃惊不已。

  据这个警花所知,这五个劫匪是一直在通缉的劫匪,非常凶恶,什么人可以将他们打成这样?!

  警花立刻呼叫支援,拿出一件警服跑过去给冷艳美女披在身上。

  一个小时之后,张铁根嘴里含着一个狗尾巴草,晃晃悠悠地出现在凤凰村村尾。

  村路旁边是一条小河,河水清澈见底。远处农田里,村民挑着水桶在浇菜。老旧的瓦房稀稀落落,宁静,却看不到多少人迹。

  张铁根一眼看到村里的一颗高大的桑树,桑树下面就是他家的院子。

  “到家了!”张铁根发出一声欢呼,一路小跑来到了家门口

  家里的围墙已经旧的几乎要倒塌,墙顶上长着一排苍白的芦苇。大门紧闭,门板颜色乌黑,几乎是要腐烂的样子。

  张铁根上前推了下门,门关着,只开一道小缝。他看向里面,院子里晾着几件衣服,应该是他妹妹张彩萱的。

  妹妹不在家,不知道去了哪里。

  张铁根看了看门口,目光落在一块石头上面。他一只手将石头扶起一点,伸手从下面掏出了一只钥匙。

  “这么多年了,钥匙放的地方都没变。”张铁根温暖一笑,开门进入家里。

  家里比八年前显得更加破旧,三家瓦房的墙面裂开好几道口子,院子里面长了一些杂草。唯一似乎不变的,只有那棵高大的桑树。

  虽然破败,但是家里的一切东西,还是那样熟悉,让张铁根冰冷的心里,生出一丝温暖的感觉。

  张铁根又在厨房找到钥匙,打开房门。里面除了以前父母留下的旧家具,可谓是别无他物。

  张铁根已经累了,放下破旧的背包,在一张救木椅坐下休息,嘀咕着:“妹妹什么时候回来呢?”

  十分钟之后,张铁根耳朵一动,听到院门被推开的声音,心里不由得一喜。

  他立刻冲到门口一看,不由得呆住了。

  进来的人不是他妹妹,而是一个又高又壮的男人,浑身上下透着农民的朴实感。

  那个人见到张铁根,也是不由得一愣。

  然后,二人的脸上同时爆出一个惊喜的笑容。

  “铁蛋!”张铁根叫道。

  “铁根!”铁蛋快步冲到张铁根面前,上下将他大量一番,欣喜道,“我早听彩萱说你要回来。刚才老财叔说,有一个背着包的外乡人进了村,我猜可能就是你,连忙过来看看!果然是你回来了!”

  第5章 兄妹情深

  铁蛋大名叫做张铁宝,跟张铁根都是凤凰村铁字辈的孩子。

  张铁根跟他的年纪一样大,打小就是一起下河抓鱼,一起调皮捣蛋,往女生厕所丢石头的玩伴。一直到中学毕业,关系都铁得跟亲兄弟一样。

  后来,张铁根不知道为什么,据说是外出打工,自此就没有了音讯。

  直到几年前,张铁根的父母都去世后,妹妹要上学,怕她收不到钱,张铁根便把生活费寄到铁蛋家,让铁蛋再交给张彩萱。

  但是即使如此,张铁根每次都只是寄钱,再附上只言片语的。铁蛋至今都不知道,张铁根在外面究竟是干嘛的。

  张铁根本来想让铁蛋进屋坐,但心里牵挂妹妹,便问道:“铁蛋,你知道我妹妹去哪里了吗?”

  “现在这个时候,肯定是在地瓜地里面吧。”铁蛋说道,“开春的时候,我把你家的一块地犁了,带着彩萱一起插了地瓜藤。你知道的,彩萱是个学生,种地瓜最省事,我有时间也可以帮她打理。”

  张铁根心里一阵感动,伸手拍了拍铁蛋的胳膊,说道:“谢你了铁蛋,这些年多亏你们家帮我照顾妹妹。”

  “没事,好兄弟,应该的。”铁蛋爽朗地笑道。

  “那你自己在屋里先坐一会,我去地里看看妹妹。”张铁根笑道。

  “你出去这么多年,还记得你们家的地在哪里吗?”铁蛋笑道,“还是我带你过去吧。”

  二人一起说说笑笑出门,聊起了各自的近况。

  张铁根自己的近况,他早就想好说辞,轻描淡写就给带过去了。

  至于铁蛋心里倒是有着不少的感慨。

  什么哪个小学同班在外面发了,春节回来请全村人开宴三天;什么中学女同学嫁给外乡的有钱人家,今年生了大胖小子;什么乌龙镇是古镇,现在搞旅游开发,凤凰山开发到凤凰村这边来征地,无良的官员贪污了多少多少钱……

  看来,铁蛋的心里装着不少的不平事,这话匣子一打开就滔滔不绝了。

  二人到村口那边,那边停了不少推土机,村口原本的那口孩子们夏天游泳嬉戏的大水塘,现在已经被填平了。

  征地,果然是真的。

  张铁根看得直摇头,他在国外经常听说,国内现在除了中南海,什么都敢拆,俨然是:中国=China=拆哪儿。

  想不到,连凤凰村这样的偏僻地方,也在大拆大建……

  这时候,铁蛋突然指着前面路上说道:“铁根,你快看,是彩萱!”

  “哪儿呢?”张铁根踮起脚,顺着铁蛋手指的方向看去,“哪一个啊?”

  “就是挑着一担地瓜的那个。”铁蛋笑道,“你眼神怎么那么差,连自己妹妹都认不出来。就是那个小小个的那个,头上带着斗笠,身上穿着花衣服的那个。”

  “哦。长高了好多!”张铁根欣喜地笑道。

  “你这不是废话吗?”铁蛋笑道,“你离开的时候,她才十岁不到吧?现在都已经快要出落成一个水灵的大姑娘了!”

  “走,我们快过去接她。”张铁根笑道,迈步就跑。

  张彩萱肩上挑着一担从地里新挖的地瓜,个个都是又长又大,估计有一百多斤,连扁担都被压弯了,担子一晃一晃的。

  虽然沉重,但是张彩萱咬着牙,脚下依然健步如飞,农村孩子的力气都大。

  张彩萱的心里美滋滋的,明天这些地瓜挑去淀粉厂卖,应该有二三十块钱的收入,等大哥回来就给他买排骨吃!

  “大哥离开家这么多年,不知道现在生成什么样子了呢!他在外面打工,天天呆在厂房里面动动手,又不用像在地里整天风吹日晒的,应该变得特别的白嫩吧?”张彩萱一面走着,一面在心里这样想象着哥哥现在的样子,似乎肩头上面的重量一下子变得轻了很多。

  这时候,前面突然有一道人影挡住她的去路。张彩萱连忙停下脚步,差点被担子的晃悠给掀翻在地。

  一只有力的大手扶住了她,才没有让她摔倒。

  张彩萱抬起头,但是因为对方生的太高,她只好伸手扶了一下头上的斗笠,才看到一个脸颊有些瘦削,皮肤还有些黝黑的陌生男子正咧着嘴,对着她笑。

  “我来帮你。”陌生男子笑道,伸手轻轻地将张彩萱肩上的一百多斤的担子拿下来放在地上,真的是非常有力气的样子。

  “你是?”张彩萱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男子,隐隐地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彩萱,你都不认得他了呀?”铁蛋赶上来,对着张彩萱呵呵打趣道。

  “铁蛋哥,他是谁啊?”张彩萱笑道,充满了农村女孩子特有的开朗活泼,“你朋友吗?”

  “他当然是我的朋友。”铁蛋笑道,“而且,他还是你的亲哥哥铁根。”

  “啊,他是我哥?!”张彩萱有些吃惊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张铁根,形象跟她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你真的是我大哥吗?”

  张铁根本来想要再对张彩萱笑一笑的,但是看到她斗笠下面的那双扑闪的眼睛的时候,鼻子突然感觉一酸,差点就落泪了。

  但是,身为一个世界一流的雇佣兵和杀手,张铁根连忙控制自己的情绪。

  他终究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笑道:“妹妹,我真的是你大哥张铁根!这么多年不见,想不到你已经长得这么高了!”

  “大哥,你真的回家来了!人家好想你啊!”张彩萱摘下头上的斗笠,一把扑进张铁根的怀里,“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都不回家?”

  说着,张彩萱已经有些哽咽了。

  张铁根将张彩萱搂在怀里,轻轻地安抚着她的情绪,“对不起,都是哥不好,让你自己一个人吃了那么多苦。现在好了,大哥回来了,以后不会再让你自己孤单一个人。我们回家吧。”

  “嗯,我们回家。我给大哥做饭!”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Z号[漫玉小说] 回复数字174,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张彩萱立刻又变得兴奋了起来。

  “我都一整天没有吃饭了,肚子已经饿死了。走,今天要试试我妹妹的手艺。铁蛋,你今天别走,跟我们一起吃饭。”张铁根笑道。

  “好嘞,我也有些日子没有尝彩萱做的饭菜了。”铁蛋一点不客气地笑道。

  然后,张铁根轻轻松松地挑起那担一百多斤的地瓜,三人有说有笑地回家了。


[ 此貼被萌新瑟瑟发抖在2018-07-22 18:21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