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区 火箭云盘 BT最新合集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网盘迅雷
电影区 在线无码 在线有码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动图车牌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同事女友 公车痴汉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淫妻交换









医院那些事(1-14)

4月前   ·   【小说】暴力强奸
        第一章

  苏兰看了看表,时针已指向十二点,这时的放射科里一片寂静,急诊的病人都已得到了处理,她可以下班了,但是另一件工作正等着她。

  她脱下了白大衣,上身只有一只绣花乳罩,紧紧地扣在她小巧的乳房上。苏兰的下身并没有穿内裤,一条白色镂空的连裤袜,穿在她细长而秀美的腿上,脚上一双护士鞋,这是徐主任对她的要求。

  她径直来到了放射科深处的主任室,里面传来了两个男人的说笑声。

  苏兰用手提了提腿上的丝袜,她敲了敲门就走了进去。

  正在说笑的两个男人,一个是放射科的徐主任,还有一个是内科的留洋博士秦鹏。

  “小小前面都安排好了吗?”

  “放心吧主任,都安排好了。”

  “那就好,那就好,我和秦博士都等你半天了。”

  “您急什么呀,我的大主任。我这就让你俩玩个痛快。”

  说着苏兰就反背着双手等着两个男人捆绑她。

  “小小就是可人,秦博士你就快动手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秦鹏拿起放在一旁的一捆棉绳,他先是紧紧反绑住苏兰的双手,再把棉绳在苏兰的乳房上下各绑了两道,然后从她的两乳之间交叉捆住,把苏兰的两只小乳房捆得凸了出来。

  在秦鹏捆绑苏兰的同时,徐主任用手撸着狰狞的阴茎,在苏兰的丝袜腿上磨蹭着,他一边玩弄着苏兰被捆绑起来的乳房,一边和她接吻。

  不一会秦鹏就把苏兰捆绑好了,徐主任急不可耐地抱起苏兰的屁股,从她的身后奸淫起来。

  秦博士倒是不急着奸淫苏兰,他在一旁点起了一支烟,一边吸着烟一边欣赏着徐主任奸淫苏兰。

  苏兰一边被徐主任玩弄着,一边大声的呻吟起来,一来是刺激徐主任快点射精,二来是勾引秦博士一起来奸她。

  果然苏兰的叫声起了作用,徐主任这个老傢伙快速抽动起来,秦鹏也扔掉手里的烟,他解开了裤门掏出了渐渐勃起的阴茎,把它顺势塞进了苏兰的嘴里,秦鹏的阴茎把苏兰的小嘴塞得满满的,苏兰的小淫舌在秦鹏的龟头和冠状沟处游走着。

  这时徐主任紧紧抱着苏兰的屁股,使劲地顶动了十几下,秦鹏知道徐主任要射精了,他急忙从苏兰的嘴里抽出了阴茎。

  徐主任一见,也赶忙从苏兰的体内拔出阴茎,两人互换了位置,秦鹏从苏兰的身后继续奸淫她,徐主任则把玩得通红的阴茎塞进苏兰的嘴里射精了。

  徐主任紧紧抱住苏兰的头,阴茎紧紧卡在她的嘴里,他希望他的精液一滴都不剩,全部射在苏兰的嘴里。

  他的野蛮动作呛得苏兰直咳嗽,徐主任这才从她嘴里拔出阴茎。

  秦鹏也停下了对苏兰的奸淫,过了好一会苏兰才恢复了平静。

  “我好了,秦博士你请继续吧。”

  苏兰扭动着被绑的身体挑逗着秦鹏。

  “我说什么来着,小小就是可人。”

  徐主任在一旁也点了一支烟,悠闲地恢复着体力。

  秦鹏再次把坚硬的阴茎插入苏兰的体内顶动起来,他一边玩弄着苏兰的身体,一边和她接吻,随着秦鹏的快速抽动,传来了“呱唧,呱唧。”的交配声,苏兰也再次呻吟起来。

  由於她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不能搂抱男人,她只好最大限度地张开双腿,迎合男人对她的奸污,使得男人更深入地奸入她的体内。

  在一旁休息的徐主任又来了兴致,他扔掉手中的香烟,把已经疲软的阴茎撸开包皮,用龟头在苏兰的丝袜脚上磨蹭着,他还一只手抓住苏兰被捆绑着的乳房揉搓起来。

  正在这时徐主任的手机传来了一条短信,他拿起一看对着秦鹏一使眼色,秦鹏马上就明白了。他快速地抽动起阴茎,大力的奸淫着苏兰,苏兰也被他奸得大声呻吟起来,徐主任马上拿来了苏兰的丝袜,把它塞在了苏兰的嘴里。

  秦鹏快速地抽动着阴茎,不一会他就深深地顶动了十几下阴茎,随后拔出了阴茎在苏兰的体外射精了。

  徐主任从苏兰的嘴里拿出了堵嘴的丝袜,“小小,我和秦博士想再玩个花样。”

  “徐主任你客气啥,我就是为了满足你们二位来的。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好小小,就是大气。”

  徐主任用手扥了扥捆绑苏兰的绑绳。

  “真不愧是留洋博士绑的,奸了两次绑绳一点都没松。”

  徐主任从他的抽屉里拿出了,一条苏兰穿过的黑色长筒丝袜,他把黑色袜蒙在苏兰的眼上缠了两圈并在苏兰的脑后打了结,又用两条绳子把苏兰吊了起来。

  这时门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苏兰虽然蒙着眼但她感觉得到,三个男人低声耳语着什么,不一会,徐主任就把一只淫具插进了苏兰的体内,同时一双大手紧紧握住苏兰被捆绑着的乳房揉搓起来。

  苏兰马上就意识到这是新来的那个人,她扭动起被绑的身体,刚要发问嘴里就又被塞进了丝袜。

  接着那个男人从苏兰体内抽出淫具就对她奸淫起来,徐主任和秦鹏一人抱着她的一条丝袜腿,把苏兰架了起来。

  新来的那个男人对准苏兰的小穴,不紧不慢地奸淫着。

  苏兰也是十分配合的扭动着被绑的身体,好让男人玩她玩得更加痛快,她塞着丝袜的小嘴里发出了“呜呜”的叫声,来刺激和挑逗男人。

  但是这个男人始终不紧不慢地奸淫着她的身体,他轻柔地玩弄着苏兰被捆绑着的乳房,他时而拨弄她的乳头,时而把她的乳头含在嘴里。

  弄得苏兰特别痒,她本想推开这个男人,无奈她的双手被紧紧地反绑在身后,她的口中还塞着她自己的丝袜,她只得扭动被绑的身体迎合着男人对她的奸污。

  她的耳边响起了谭香对她说过的话,“你越是让男人玩痛快了,你的事情就越好办。”

  坚持,一定要坚持。这是苏兰对自己提出的要求。

  有二十多分钟后,那个玩弄她的男人,终於在她的丝袜上射精了。

  很快那个男人就退了出去,秦鹏给她解开了蒙眼的丝袜,徐主任也给她拿出了堵嘴的丝袜。

  “怎么样小小,玩得刺激吧。”

  “徐主任刚才是谁玩我呀。”

  “还能有谁,还不是你心爱的秦博士。”

  徐主任一边说着一边给苏兰松了绑。

  苏兰一边活动着绑麻了的双手,一边四下张望着。

  “小小,你就别瞎猜了,快把你的丝袜脱给我,好好回家休息吧。我再和秦博士研究一下用药的事。”

  苏兰一听也不再好说什么了,她就脱下了沾有男人精液的白丝袜,把它递给了徐主任就去洗澡了。

  当她洗完澡后,秦鹏坐在车里正等着她。

  “玩了一宿你也累了,我送你回去吧。”

  苏兰也没有客气上了车。

  二十分钟后秦鹏把苏兰送到家就走了。

  家里空无一人,苏兰也是真的累了,她在此之前还没有被吊绑着奸污过,她的两条胳膊痛得厉害,苏兰趴在床上一会就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有多久,她被一种香味刺激的醒了过来。

  只见一个丰满的少妇,正把烧好的饭菜端到桌上。

  “你醒了小表妹,醒了就起吧,看看我做了好多好吃的,咱俩庆祝一下。”

  苏兰一咕噜身子爬了起来,“香香姐,有什么好事你就说吧。我可是被折磨了一夜。”

  少妇摘下了围裙擦了擦手,打开了一瓶红酒每人倒了一杯。

  “表妹我们乾一杯,我拿下了最新的心脏起搏器。”

  “香香姐,你可真了不起,是不是特别难吧。”

  “也不算是太难,除了我的业绩,我还答应顾总每月让他玩我两次。说说吧你进展的怎么样?”

  “还不是被捆绑着玩了一宿。对了香香姐,徐主任和秦鹏他两个奸完我之后,又来了一个人,那个人吊绑着奸了我一次,他们蒙着我的眼我不知道是谁,但是我觉得徐主任和秦鹏都对他十分恭敬。”

  “好妹妹我猜一定是个大人物,要不干吗蒙你的眼呢。妹妹我们快要交好运了,我有感觉。”

  两个女人各自喝了一大口酒。

  “香香姐,我就想快点还上家里的阎王债,再挣点钱把我妈妈接出来,至於那个糟老头,我才不管他呢。”

  “妹妹,我和你想的一样,你爹才输了几十万,可是我家的那个老东西,光输就有一百多万,还有五六十万高利贷,加起来,就是三四百万,真是不让人活了。”

  两个人又各自喝了一大杯,两个女人不知不觉都有些酒意了。

  “说真的,香香姐,有些时候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那些男人捆着奸我绑着玩我,把我玩得死去活来。可是一想起我妈妈,为了给家里还债,给那些放高利贷的做老妈子,我就咬牙坚持。”

  “好妹妹忍着吧,谁让我们的爹不争气呢。再说你才被捆绑着奸过几次。”

  “算上这次,我被他们捆绑着奸了十几次了。”

  “切,我做医药代表五年了,为了卖产品,我和二十多个男人发生过性关系,其中我被男人捆奸过不下三百次。有一次,我被四个男人捆绑着奸污了十几次,每个男人都奸污我两次以上。还有一次我被捆奸的时间最长,人民医院的刘成东从头一天的傍晚,一直捆绑奸污我到转天中午。”

  “啊,那还不得玩死呀。”苏兰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不是你想的那样,头天晚上他捆绑奸污了我两次,他就去给病人做手术去了,临走之前他又把我五花大绑起来,他说做完手术回来再玩一次,而且他还在我阴部塞了一只电动大淫具,为了怕被人听见,他用我自己的丝袜塞住我的嘴。

  没想到那天夜里又来了一台大手术,院里点名叫他上台,就这样,我被捆绑着让大淫具玩了一宿。第二天他下了手术台后就又奸了我一次才放我走。“

  “香香姐,你可真行呀。”

  苏兰的语气里充满了敬佩。

  第二章

  “还不是为了这该死的生活。”说着谭香又喝了一大杯酒,她又拿起了酒瓶,苏兰急忙抓住了酒瓶,“香香姐你别喝了,你都醉了。”

  “不,你让我喝,我没醉。从前没有你的时候,只要是被男人玩弄之后,我都要麻醉自己,用酒精把耻辱感麻木了。现在有了你我更加自责,作为一个村的表嫂,我不但自己让男人玩弄,还让你也做了这行。我真是个不要脸的女人。”

  “不,香香姐你别说了,不是你说的那样子,要不是你帮助我,我家早就被毁了。”说着苏兰伏在谭香的怀里抽泣起来,谭香也抱着苏兰眼含热泪。“好妹妹别哭了,来我们喝酒。”苏兰也跟着喝了一大口,“香香姐,我觉的有点痒。”

  “小东西,是不是又想了。”“好姐姐,你先弄我,我再弄你。”苏兰拿出了一堆红绳,她脱去了睡衣露出了纤细的身躯,“我不是和你说过吗?就是睡觉也要穿着丝袜,你就是不听,看我不惩罚你。”

  谭香也拿出了一堆她俩的丝袜,苏兰识趣地穿上了一条中间镂空的连裤袜,谭香反扭苏兰的双手捆绑起来,苏兰絴装挣扎来回扭动着身体,但是谭香正好利用她的挣扎,将她紧紧地反绑起来,还用剩余的绳子捆住了苏兰小巧的乳房。“香香姐,你捆我捆得又快又好。”

  “能不好吗,我都被男人捆绑过几百次了,学也学会了。对了,你今天被玩了多长时间。”“一上来徐主任玩了我十来分钟,秦博士玩了也就是十分钟,不过他也没在我身上射精,就让那个陌生人玩我了,陌生人吊绑着奸了我有二十来分钟,最后他在我的丝袜腿上射精了。”

  “好妹妹你这就快出师了,一定要坚持一个小时以上,只有这样才能应付男人对你的强奸。”谭香把苏兰捆绑好之后,就从抽屉里拿出了几个淫具。

  她把一只细长的淫具拿在手里,用淫具的龟头磨蹭着苏兰的阴蒂,苏兰一边扭动着被绑的身体,一边嘴里轻声地呻吟起来。谭香玩了一会之后,见苏兰的身体渐渐地有了反应,她就把一只双头龟的淫具一头插进自己的体内,她把另一头插进了苏兰的阴部,然后抱着反绑双手的苏兰玩弄起来。

  苏兰被谭香玩得大声呻吟起来,这时的谭香毫不客气地用丝袜塞住了她的嘴。双头龟的淫具深深地插入了她俩的阴部,在谭香不断地顶动下,双手反绑口塞丝袜的苏兰,很快就高潮迭起淫水横流,她一边扭动着被绑的身体,塞着丝袜的小嘴里发出了母兽的淫叫声。

  谭香一点也不理会,她继续玩弄着苏兰的身体,她一边催动着淫具,一边抓揉着苏兰的小乳房。

  大约玩了二十分钟,谭香停止了抽动,她拿出苏兰堵嘴的丝袜,把苏兰玩了有四五次高潮,才从苏兰体内抽出淫具,随着淫具抽出,苏兰大叫一声体内的淫液喷薄而出,她喷潮了。

  苏兰瘫软地倒在床上,谭香轻轻地将她翻转过来给她松绑,过了好一会苏兰才缓过劲来,“香香姐,你玩我玩得真好,你玩我玩得太舒服了。你要是男人多好,我一定要嫁给你,让你玩一辈子。”

  “再好还不是被男人玩,你要学会让玩你的男人离不开你,这才是王道。”谭香说着也脱光了衣服,全身上下一丝不挂,一双秀美的腿上只有一双肉色高筒袜。

  “来吧,姐准备好了。”谭香双手反剪在身后等着苏兰捆绑她,苏兰拿起刚才捆绑她的绳子,“姐,我要绑了。你要中式的还是日式的?”

  “我无所谓,就五花大绑吧。男人一般都捆这个,只有嗜好捆绑性交情趣的人,才变着花样捆胸勒阴的。”

  “好了姐,就知道你的号(乳房)大,怎么捆它都丰满。不像我。”苏兰说着开始动手捆绑谭香,“好妹妹,姐当初从乡下来,就凭着它才在这城市里站住了脚跟,它也没少受罪。”“男人不是最爱玩它了吗?”“你呀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男人都喜欢抓揉亲吻它。可还有一些人喜欢对它施暴,捻拧乳头或是直接撞胸。”

  “撞胸?”“就是用阴茎直接操弄乳房,男人勃起的阴茎会把你的乳房顶的生疼。”在姐俩的对话中,苏兰已把谭香紧紧地五花大绑起来。谭香双手反绑在身后,胸前一对丰满的乳房骄傲地挺立着,“姐,别说是男人了,就我也是爱它爱不释手。不像我这样的飞机场。”

  苏兰说着抓揉起谭香的乳房来,“妹妹,我不是教过你吗?男人捆绑玩你的时候,你让他们捆绑你的胸部,你要把胸挺起来,好让男人玩弄。再有就是男人在你身上射完精之后,你要用男人的精液抹胸,男人的精液是最有营养的,也是最好的丰胸精油。”

  “姐,你懂得真多呀。”苏兰羡慕地说道。“还记得吗?你刚刚嫁到我们村,一身白色婚纱和白色丝袜,男人看见都流口水,女人都嫉妒你,真让人羡慕呀。”

  “记得,你还不是围着我要我的丝袜。别光说话了,姐还被捆着呢,快给姐弄弄。”苏兰吐了吐舌头,拿起一个最大的淫具,上面布满了黑疙瘩,她在谭香的面前晃了晃,“老规矩,给我……呜。呜。”苏兰不等谭香说完就用丝袜塞住了她的嘴,随后她就把大淫具插进了谭香的体内玩弄起来。

  刚开始谭香还是轻声地呻吟,随着苏兰越来越快速地抽插着淫具,谭香的性致也高涨起来,她不停地扭动着反绑的双手,胸前的一对大号也随着她的扭动,不停地摇晃着。

  苏兰快速地抽插着淫具,她看着谭香的淫荡表情,不由得自己也性起了。她一边抽动着淫具,一边找出一个双头龟的淫具,苏兰把淫具的一头插进自己的体内,她把谭香体内的淫具抽出来,把双头龟的另一头插进了谭香的体内,随后她抱着反绑起来的谭香奸淫起来,淫具深深插进谭香体内的同时,也深深刺进了苏兰的体内。

  谭香双手反绑口塞丝袜,她只得扭动着被绑的身体,迎合着苏兰对她的奸淫,塞着丝袜的嘴里,不停地发出淫叫声。

  苏兰也不理会谭香,她不停地变着花样奸淫着谭香,时而把谭香抱起来骑跨在她的身上坐奸她,时而又让谭香跪趴在床上,她从谭香的身后奸污她,苏兰一边抓住捆绑谭香双手的绳子,一边大力的催逼着淫具,狠狠地奸污着谭香,在玩弄谭香的同时,她自己也有四五次高潮了。

  当她再一次高潮来临,她从谭香的体内抽出淫具,她和谭香同时喷潮了,两个女人的淫液弄湿了她俩的丝袜,显得两个女人更加淫荡了。过了好一会,苏兰才给谭香拿出了她堵嘴的丝袜。

  “姐你咋样了?”“放心姐好得很,不过小丫头你越来越会玩了,很快就出师了。”

  “还不是姐教得好。对了姐最喜欢哪一种玩法。”“只要是男人玩得尽兴,我也就愉悦。要说我最喜欢的,那还是让男人紧紧地捆绑起来奸污。因为你被捆绑着,男人一见被捆绑着的女人,那不仅仅是冲动了,而且是兴奋到了极点。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奸污你。在男人的大力奸淫之下,你只好扭动被绑的身体迎合他们,而男人认为你越是扭动被绑的身体,就越是淫荡,他们会更加大力地奸淫你玩弄你,他们的征服感就越强烈,男人越是捆绑奸污女人,就越是展现他们作为男人的雄风。”

  “姐,你说的真好,真是有经验。”“什么经验,还不是被捆绑着奸污的次数多了。等你被男人捆绑奸污两三百次后,你的经验就丰富了。”

  “姐你说我的微乳,什么时候才能长成你那样的大号,有些时候我一脱衣服,就感觉到男人,不是真正喜欢我的身体,而是为了用我提供的产品,才捆绑玩弄我的,这让我有一些自卑感。”

  “好妹妹你别急,我仔细看了你的小号,它挺拔有力不下垂,你就照我说的做,男人捆绑奸污你时,你就让他捆绑玩弄你的乳房,再有就是一定要用男人的精液来丰乳,你平时一定要穿着丝袜,即便是穿长裤也要穿丝袜,因为你的丝袜腿很美,还有你的小脚丫长得也特别的好看,你穿上丝袜它会更有魅力,它会成为你征服男人的利器。”

  “就是的,最近这两个男人在奸我之前都要玩一会我的丝袜脚,直到他们的阴茎完全勃起了再奸我。姐,那男人要是也喜欢五花大绑地捆我,他不捆我的胸咋办?”

  “那姐也有办法,我每天都捆绑你的小号,你就天天绑着小号上班,说不定男人一见你天天绑着小号,就会更加地爱你了。”“好耶。好耶,姐你就天天捆绑我,你现在就绑我。”

  “不绑。”“绑。”“你看姐还被你绑着呢。你叫姐咋绑你哩。”“哦,姐我还想和你再弄几下。”“死丫头你疯了,还想玩?”

  “姐。”苏兰说着就吻在谭香的嘴上,并抓住她的一对大号揉搓起来,同时一只手抚摸谭香的蜜壶。谭香反绑着双手只得和苏兰吻在一起,不一会她的蜜壶之中就流出了蜜液。苏兰一见就再次戴上了淫具,她用谭香的淫液涂抹着淫具的龟头,然后轻轻地插入她的体内顶动起来。此时的谭香也媚眼微闭,细细地品味着女人的爱抚。

  她轻声呻吟着,微微扭动着被绑的身体,迎合着姐妹的奸淫。苏兰一边奸淫着她的身体,一边玩弄着谭香的大号,她把谭香的一只乳房含在嘴里,对另一只又抓又揉,谭香的乳房又香又白,还特别丰满,真是让人爱不释手。苏兰玩着玩着不知不觉嫉妒起来,她加快了扭动腰肢,快速地催动着淫具。

  谭香也加紧了扭动被绑的身体,嘴里发出淫叫声。不一会两女人都经历了几次高潮后,终于喷潮了。

  第三章

  这时苏兰的手机响了,苏兰拿起一看原来是徐主任打来的,“又是这个糟老头子,真烦人。”苏兰嘟囔着把手机扔在了一边。

  “你这孩子,又不懂事了,快接电话,你要是不接就不知道,人家用不用你的产品。”

  “要接你接。”说着苏兰把电话打开放在了谭香的耳边。

  “喂,是小苏吗?我告诉你,你提供的产品常院长已答应用了,他要你明天把各种证明送到他那去。”“谢谢,谢谢您徐主任。我不是小苏,我是小苏的表姐,我会把您说的转告给小苏的。”

  “噢。是这样,请问小苏去哪里了?”“徐主任是这样,小苏她哪都没去,她在洗澡。要不一会让她跟您联系。哦,徐主任您等等小苏她出来了。表妹快来,是徐主任打来的。”谭香大声地说道,苏兰也装模作样地说道,“徐主任我刚在洗澡,让您久等了。”

  “没关系、没关系、小苏昨晚玩累了吧,好好休息。你拿来的产品,我报给常院长了,常院长也批下来了,他让你明天到他那去一下,带好你的产品证明。好,就这样,我不多说了,我们后天上夜班再见。”“好的,谢谢徐主任,后天上夜班我不会忘的。再见。”

  “噢,姐,我太高兴了。”苏兰放下电话,就抱着谭香狂吻起来。“死丫头,你还不给我松绑。”苏兰吐了吐舌头,她给谭香松了绑。“姐,没想到你教我的一招就灵。从前徐主任他玩过我好几次,就是不给办正事,这几回让他捆绑着玩我,没想到事情就办成了。”

  “听姐的没错吧,我要是不把那几本日本画报给你,你现在还不一定拿下呢。”“就是的,就是的,当我不经意拿出画报来,徐主任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等我给病人照完像,再回到办公室,徐主任正一边用我的丝袜手淫,一边贪婪的翻看着杂志,他一见我回来,就急不可耐地用绷带把我捆上奸了起来,那次徐主任就像是发狂一样,他把我翻过来调过去奸起来没完,最后在我身上射了三次精才罢手。“”我不是说过吗,男人一见被捆绑着女人,那都不是冲动而是狂躁了。后来呢。“

  “后来徐主任他一开始捆绑我捆得不好,他就把秦鹏博士叫来让他捆绑我,然后他俩一起玩弄我。秦博士不愧是留学日本的,他每次捆我的花样都不同,他就会玩我的微乳,他每次都把我的小号捆得紧紧的都挺立着,然后揉搓亲吻爱抚,每次不论是他捆绑我还是玩我的小号,我都兴奋不已,蜜液一直不停地流。”

  “妹妹,听你这么一说,就知道这个秦博士是个性虐高手,早晚我要会一会他。好了,我们说正事吧。明天你去见常院长时,把我新拿下的心脏起搏器也戴上,最好你一次性就过了,不行你就约他和我见面。”

  “好,姐我听你的。”第二天下午苏兰如约来到常院长的办公室,屋内一只大办公桌后,坐着一位五十几岁的中年男人,他正听着助理汇报工作,他一见苏兰进来就冲她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听助手的汇报,过了一会助理汇报完走出了房间。常院长一边示意苏兰上前来,一边批复着文件。

  苏兰一边把带来的材料放在办公桌上,一边偷眼打量着常院长。只见他满面红光精神矍铄,端坐在办公桌后批复着文件,一副庄严的模样。他把苏兰拿来的材料翻开看了看,就对着苏兰说道“苏护士你拿来的东西我看过了,徐主任和秦博士也说了想试用一下。我同意了,你回去吧。”

  “谢谢常院长的关照,不过我今天还带来了一件新产品,是吉瑞医疗新出品的心脏起搏器,这是我表姐代理的新产品,我表姐让我带给您看一下,她希望在我们医院能率先试用一下。”

  “好吧,你先放在这里吧,我让人看一看。小苏以后工作要加倍努力呀,我可是看好你哟。”

  “谢谢常院长,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苏兰说完就退出了院长室。在回家的路上,她给谭香打电话,“香香姐,常院长让我把你的产品留在他那里了。”“好的,我在买东西晚上等我回去再说。”“你在哪呀香香姐,我去找你好吗?”“你回家做饭,我很快就回去了。”苏兰就在街上买了点熟食回到了家里,不一会谭香也回来了。

  “小妹快说说事情的经过。”苏兰就把下午见常院长的经过叙说了一遍,谭香低着头思考着常院长的话,“小妹我要是没猜错的话,常院长的话里有话。你想他对你说,让你以后在工作上要更加努力,并且他很看好你,这分明是对你很了解。”

  “香香姐,我也觉得他说的,是不是那一层意思。”“我也不是很确定,这样吧你不是明天上晚班吗,你们是不是在办公室里搞。”“是在徐主任的办公室,在放射科的最里面。”“你有钥匙吗?给我。”

  “姐,你要干嘛?”苏兰说着把钥匙递给了谭香。“我想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们大约几点开始。”“十点三刻左右。”“明天顾总约了我,你这样不管用什么法子,把他们拖到十一点半,我想办法从顾总那里脱身。好妹妹,你一定记住我的话,成败在此一举。”“你放心姐,为了我们的事业和家庭,我听你的。”

  转天中午谭香就出去了,只剩下苏兰一个人,看了一会电视觉得无聊,就整理起自己的衣物来,她看到自己的丝袜没有新的了,就暗骂徐主任这个老东西,他不但玩弄自己,每次玩弄完之后他都把丝袜要走,在苏兰不上班的时候他手淫用。苏兰拿起挎包走出了家门。

  她来到了海月百货商场,这里是专业的内衣丝袜商场。苏兰在丝袜柜台仔细挑选着丝袜,她一边挑选着丝袜的颜色,一边在想秦鹏博士喜欢她穿什么样的丝袜。苏兰挑了几打肉色和白色的连裤丝袜和长筒袜,她忽然想起徐主任说让她下次带几双短丝袜来,苏兰又去买了几包短丝袜。

  她刚要离开就看见谭香和一个男人走了进来。苏兰也没有吱声,她悄悄地跟在他们的身后,谭香和那个男人先是买了几条情趣内裤,再转到丝袜柜台,那个男人掏钱买了大量的丝袜,大部分都是长丝袜也有短丝袜。苏兰看着他俩有说有笑地走了。

  苏兰心里想这可能就是顾总吧。苏兰想一直跟在他俩的后面,可又一想自己还要去上班,她就停下了脚步。

  回到家里她拿出新买的丝袜,白色和肉色丝袜各拿了一包,短丝袜也拿了两把,也是肉色和白色的,苏兰喜欢这两个颜色,医院的工作穿白色丝袜是必须的,穿肉色丝袜也是她喜欢的,黑色丝袜不是她不喜欢,而是她觉得黑色代表着狂野和风骚,谭香也不希望她穿黑丝袜,她说过白色和肉色丝袜最适合自己,它们代表着青春和靓丽,苏兰打心眼里佩服这位表嫂,对她的话更是言听计从。

  谭香是一个他们邻县的女子,和他们村的水哥结婚了,谭香和水哥是在城里打工认识的。

  在农村差不多半村人都是亲戚,她叫水哥是五表哥,谭香也就是她的表嫂了,谭香和水哥结婚的时候,苏兰才上中学,那时候的苏兰青春刚刚萌动,她看见谭香穿着婚纱嫁到他们村,把全村人羡慕坏了。

  她还向谭香要过她穿的白丝袜呢,令她没想到的是,这位表嫂不但把白丝袜送给了她,还又送给她几双肉色丝袜,把苏兰给美坏了,从那起她就对这位表嫂有了好感。

  谭香和水哥结婚后就双双又到城里打工,每次都是过年的时候才回来,在家住不了几天就又回到城里。

  可是两三年下来谭香也没有怀孕,这时的谣言就传开了,有的说谭香以前就是个骚货,有人看见过她和别的男人一起逛街,她嫁给阿水就是找一个下家。

  还有的说谭香根本就不会怀孕,她才嫁给水哥的,总之说什么的都有。又过了半年多,阿水在一次工地事故中被砸身亡,谭香成了寡妇,谭香在帮着水哥的家人领取了二十几万抚恤金后,被阿水的家人扫地出门,谭香被称之为妖精、骚货,如果没有她阿水也不会早逝。

  谭香也就断了这门亲戚,她又回到城里上班,原先她在药厂打工,药厂的生意也不景气,厂里发不出工资,就让大家拿药到社会上去推销,刚开始谭香也和大家一样,跟本就卖不出去,只有一个绰号“美人蕉”的女子,她如鱼得水销路十分广阔,天天穿金戴银大吃二喝,回厂里发货和拿提成,都是车接车送,把个谭香看得云里雾里一样,后来有一个老大姐对她说,“美人蕉”是靠着出卖色相换回的利润,老大姐说你要是放下身段一准比她强。

  老大姐的话深深地触动了谭香,这个年头笑贫不笑娼,你要是没钱就是再清高也一准让人瞧不起,反正我已是大家心中的坏女人了,为何不赌一把,兴许还能翻身脱贫。就这样谭香一步一步走向了她自己的人生。

  苏兰一看天色不早了,就随便吃了点东西,带着新买的丝袜上班了。她还和往常一样,先是在科室里当班,十点左右徐主任以巡查为名,到科室里看了一看就走了。

  苏兰明白徐主任这是在催她,但是苏兰还要给谭香争取点时间,所以她不紧不慢地收拾着,苏兰锁好了科室的门,就回到了更衣室换好了丝袜,她又拿了几双丝袜,就推开了徐主任办公室的门。

  第四章

  里面徐主任正在拿着她的丝袜手淫,一见苏兰就高兴地说到,“小小来了,可把我等急了。”

  “徐主任今天怎么就您一个人,秦博士呐?”苏兰一边说着一边脱去了白大衣,露出了腿上穿着的白丝袜。

  徐主任目不转睛的看着苏兰的丝袜,一边说:“秦博士院里有些事情要处理,他一会就来。小小,我们先开始吧。”

  “好吧徐主任,不过您要把我绑的紧一些呀,别像前几次一样,玩着玩着绑绳就松了。”苏兰调侃着徐主任。

  “不会的,不会的,刚开始我不是没有什么经验吗,再有我不是怕把你捆疼了吗。”

  “徐主任您看一看人家秦博士是怎么捆绑我的,捆得又紧还不伤我的身子,您真得向人家好好学学。”

  “好的小小,你就擎好吧。”说着徐主任拿起了绳子,苏兰反背着双手任凭徐主任捆绑起来。

  “徐主任您之所以叫我小小,不就是因为我的胸小吗?您像秦博士那样,把我的乳房捆起来它不就鼓了吗。”

  “好的,小小也知道自己的号小,希望男人捆绑它。”

  徐主任认真仔细地捆绑着苏兰,过了一会也居然像模像样把苏兰捆绑好了,苏兰来回扭动了一下被捆绑的身子,还不错双臂被反绑得紧紧的,一对小乳房也被紧紧地捆了起来。

  “徐主任,您这次捆我捆得不错。”

  徐主任在一旁撸着阴茎,“我以前就是有些紧张,以后就越来越好了。”

  说着他先是抱起了苏兰的丝袜脚摩擦起来,苏兰也是十分配合地用白丝袜脚,夹紧了徐主任的阴茎一上一下地撸动起来,徐主任的双手也是抓揉着,苏兰的一对被他亲自捆绑起来的小号,苏兰配合地呻吟起来,徐主任更加地兴奋了,他在苏兰丝袜脚间摩擦的阴茎渐渐的硬了起来,徐主任起身用坚硬的阴茎对准苏兰的阴部插了进去,然后扛起苏兰的两条丝袜腿操弄起来。

  “小小,我来了。”徐主任抽动着阴茎,手里抓揉着苏兰的两只小号。

  “徐主任,您可要好好地表现呦。”苏兰扭动着被绑的身体,迎合着徐主任对她的奸淫。

  苏兰也希望徐主任多玩一会,一来是为了谭香争取点时间,二也为徐主任多享受一下她的肉体,玩了十来分钟后,徐主任依旧反复玩弄着她的身体,不像以往这时已经射精了,苏兰也纳闷今天徐主任的表现好棒呀。

  这时门外有人咳嗽了一声,秦博士走了进来。

  苏兰一见秦博士来了,就扭动起被绑的身体,越发淫荡的呻吟起来。不成想秦博士只是在一旁观看,并没有参战的意思,反倒是徐主任的抽插越来越激烈了,又玩了有五六分钟,徐主任低叫了一声,随后他抓住了苏兰的丝袜脚,对着她的丝袜脚射精了。

  这时的秦鹏也脱下了白大衣,露出了已经勃起的阴茎,他把苏兰从床上抱起来坐在沙发里,他脱下沾有徐主任精液的白丝袜,他把丝袜递给了在一旁休息的徐主任,又给苏兰换上了一双肉色丝袜,秦鹏把勃起的阴茎撸开包皮,他把硕大的龟头放在苏兰的小嘴边,苏兰立刻伸出小淫舌,舔弄着秦鹏的龟头和马眼。

  秦鹏抓住苏兰被捆绑起来的小号揉搓着,“徐主任捆得不错吗?”

  坐在一旁休息的徐主任说道,“哪里,还不是跟你老弟学的。”

  秦鹏的阴茎在苏兰的吸吮下越来越硬了,秦鹏吧阴茎转向苏兰的阴部摩擦起来,秦鹏坚硬的龟头直顶苏兰的阴蒂,弄得苏兰淫水直流,“秦博士你弄得人家很痒,求你给我来个痛快的吧。”

  “秦博士,你看小小她都受不了了,你就给她来个痛快吧。”徐主任也在一旁说道。

  “好吧,苏小姐我这就来了。”说着秦鹏一挺身,就把坚硬无比的阴茎插入了苏兰的体内抽动起来。

  苏兰也是十分配合地扭动着被绑的身体,嘴里发出淫荡的呻吟声。

  徐主任休息了一会之后又来了兴致,他一边看着秦鹏捆奸苏兰,一边用苏兰的丝袜手淫着。

  自从苏兰分配到他的寇里,徐主任就喜欢上了这个乡下来的女孩子,苏兰吃苦耐劳从不计较干活多少,苏兰娇小的身躯温柔的姿态,正是徐主任喜欢的类型,徐主任平时就很照顾苏兰,把她安排在最轻松的岗位,苏兰也是十分感激这位大主任,每次回老家之后带来的家乡特产,总是要拿一部分孝敬徐主任。

  苏兰是乡下来的家庭不是很宽裕,为了省钱她每次上班时都穿着短丝袜,到了医院后再换上白色裤袜,徐主任知道了就出钱帮她买了几包白色连裤袜,苏兰十分感动她来到了主任室,想找徐主任还钱,徐主任就对她说,丝袜是用院里的钱买的,今后你再穿坏了丝袜就拿回来换。

  苏兰知道院里不给护士买丝袜,但又不好拒绝徐主任的好意就答应了。

  她过了一段时间就找徐主任换丝袜,在一年多以后的一天,她去找徐主任换丝袜,当她推开门进去一看,徐主任正坐在沙发里,一边用她的丝袜手淫,一边轻声叫着苏兰的名字。

  当时苏兰吓了一跳,徐主任并没有发现她,苏兰站在那里很是纠结,那时正是苏兰和谭香的父亲在老家赌输了一大笔钱,放高利贷的人天天上门讨债,苏兰的母亲和上学的弟弟,被当做人质扣押在放高利贷的人的手里,苏兰微薄的工资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苏兰的脑子一片混乱,当她看到徐主任拿她的丝袜手淫时,她并没有转身离去,而是下意识地上前,一把握住徐主任套着她丝袜的阴茎撸动起来。徐主任当时一惊,当他看到苏兰在看到他用她的丝袜手淫,并有大呼小叫而是帮他手淫时,他就彻底放心了。

  从那起徐主任每月都给苏兰两千元,这使得苏兰可以把每月的工资,原封不动地寄回家里,虽说是杯水车薪,但是每月都还上一点,这会让她的家人好过一些,而苏兰每周都要用自己的丝袜给徐主任撸管,刚开始苏兰害怕徐主任会有进一步的要求,但是徐主任并没有过分的要求,徐主任对苏兰说过他有恋物癖,他喜欢女人的丝袜,尤其是女人穿过的丝袜,他不会强迫她做她不想做的事,这样苏兰稍微放下心来。

  不过徐主任有几次对她说,非常喜欢她的丝袜脚,尤其是她穿着肉色短袜非常迷人,苏兰也没有答应,她只是做她该做的事。

  一直到后来谭香让她在医院里推销产品,她才给徐主任做了一次丝袜脚交,徐主任倒是兴奋不已,他在苏兰的丝袜脚上射了两次精,他先是射湿了苏兰的肉色短袜,第二次他又让苏兰换上了白色裤袜,徐主任仔细地把玩着苏兰的丝袜脚,一边亲吻一边磨蹭自己的阴茎,最后徐主任又在苏兰的白色裤袜上射精了。再以后苏兰给徐主任做丝袜脚交,就成了家常便饭。

  徐主任一边回想着他和苏兰的经过,一边用苏兰的丝袜撸动着刚射过精的阴茎,在一旁秦博士和苏兰玩得正欢,秦鹏让反绑双手的苏兰,骑跨在他的身上坐奸她,苏兰反绑着双手没有支撑,还要一上一下地做着活塞运动,秦鹏在她的身下,双手托着苏兰的屁股,同时他的身子向上一挺一挺地奸着苏兰。

  徐主任由衷地佩服秦博士,当年他和带头大哥,来到东京国立医大学习,看到了由一位中国留学生发表的学术论文,在整个校园乃至医学界引起了轩然大波。

  那时带头大哥刚刚提为副院长,他就慧眼识金极力推荐,秦鹏也是很受感动,他放弃了其他医院的邀请,毅然来到了本院,两三年后带头大哥的改革给院里带来了新的风气,使得医院在省里由中游变为一流医院,他也因此被省里扶正,成为医院的一把手。

  “噢,哦”随着秦博士的加快顶动,苏兰的呻吟就变成了淫叫,这时徐主任的阴茎在苏兰的丝袜摩擦下又勃起了,他拿着苏兰的丝袜揉成一团,把它塞进苏兰的小嘴里。

  在徐主任的帮扶下,反绑着双手的苏兰从秦鹏的身上下来,随即她又被按在沙发里,翘起屁股让秦鹏从她的身后奸淫起来。

  苏兰依旧反绑着双手,她的胸部靠在沙发扶手上,苏兰的头伸向沙发外面,徐主任一见就拿出了苏兰堵嘴的丝袜,把他刚刚勃起的阴茎,伸进苏兰的嘴里让她做口交。

  正在玩弄着苏兰的秦鹏,一见徐主任也参战了他的兴致更高了,他一边抓住反绑苏兰双手的绑绳,一边深深地催动着阴茎,狠狠地撞击着苏兰的小屁股。

  双手反绑的苏兰身前嘴里含着徐主任的阴茎,身后被秦鹏肆意地奸淫着,她只得扭动着被绑的身躯,迎合着两个男人的玩弄。随着苏兰的扭动,更加激发了男人的兽性,秦鹏更加快速地抽动着阴茎狂奸着苏兰,他也是高潮迭起情不自禁,秦鹏玩着玩着精关一松,他来不及抽出阴茎就在苏兰的体内射精了。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开了,从外面走进一个女人来正是谭香。把两个男人吓坏了,徐主任赶忙从苏兰的嘴里抽出了阴茎,吓得秦鹏也把正在射精的阴茎,从苏兰的体内抽出,可是他的精液还在不断的射出,弄得苏兰的身上和丝袜上都是。

  两个男人不知所措楞在那里,还是谭香打破了沉静,她上前一边给苏兰松绑,一边说道:“原来徐主任和秦博士也好这口,在日本学到了真东西呀。”

  这时苏兰也缓了过来,“徐主任、秦博士,这是我表姐,我从前对你们提起过,她来是怕我不能满足二位,特此来帮我的,您二位不用担心,另外说明一点,我表姐的功夫可棒了。”

  “怎么样二位,要不要试一试。”

  谭香说着就脱下了上衣,徐主任和秦鹏目不转睛地看着谭香张大了嘴吧。

  第五章

  原来谭香脱下衣服,上身只有一个黑色的紧身胸罩,一对呼之欲出的白色大乳,随着谭香的动作而抖动着,在谭香白皙的皮肤上,佈满了绳子捆绑过的痕迹,就连她高耸的胸脯,绳捆索绑的痕迹也清晰可见。

  徐主任和秦鹏对看了一眼,薑还是老的辣,徐主任说道:“谭小姐来此不光是替表妹尽责的吧。”

  “不愧是老主任,经验就是不一般,小女子我今天来,一是想和二位大主任搞好关系,二是我也有求於二位。最近我又拿下了吉瑞的一个新产品,想在院里做推广,我听小妹说了全院里也只有您二位,能和大院长说得上话,所以我就冒昧前来寻求帮助。再有一点就是小妹我,也对捆绑性交感兴趣,总是听表妹说二位大主任如何了得,我今夜想试一试凑个热闹。二位主任不会不给我这个面子吧。”

  谭香的话倒把徐主任和秦鹏给将住了,两个男人在一旁低语了几句,徐主任出去打电话了,就由秦鹏来捆绑谭香,他一边捆绑谭香一边说,“恭敬不如从命,那就得罪了谭小姐。”

  谭香也是一边反剪着双手,任凭秦鹏捆绑她,一边说:“早就听表妹说秦博士的日式缚胸术十分了得,今天小女子就想尝试一下,还望秦博士不吝赐教。”

  “好说,谭小姐的一对美乳,正合适日式捆乳法,保你谭小姐满意。”

  说着秦鹏在谭香的手腕上,十字交叉地捆上了绑绳,他使用的是双股绳,他把谭香的双手绑的很牢,但又不是很紧便於谭香活动,秦鹏站在谭香的身后,捆绑她的“,谭香反绑着的双手正好摸到秦鹏的裤门,谭香用反绑着的手拉开了秦鹏的裤链,掏出了他的阴茎撸动起来,这一来弄得秦鹏心猿意马,他捆绑谭香要比他平时捆绑苏兰费事多了。

  在一旁打过电话的徐主任和苏兰,都目不转睛看着他俩的表演,徐主任的身体再次亢奋了,他抓住苏兰的双手反拧到身后,用红色的棉绳再次捆绑苏兰,他也学着秦博士的样子捆绑苏兰的小号,而苏兰一边低声呻吟,一边也学着谭香的样子,用反绑的小手给徐主任撸管。

  秦鹏和徐主任费了好大得劲才把这两个女人捆好,但是他俩都兴奋不已,因为还没有女人在被捆绑时,还主动用反绑的手给男人撸管的。两个男人不约而同地,骑跨在两个被捆绑起来的女人的身上奸淫起来。

  秦鹏在日本留学五年被他捆奸过的女人无数,还没有哪一个像谭香一样,一上来就牢牢地抓住了他的心。

  双手反绑的谭香下身穿着一条灰色镂空的连裤袜,这正是为了性交方便而准备的,她一边张开双腿,好让秦鹏更加深入的抽插,一边抖动着一对被捆绑的乳房,引诱着秦博士使劲地奸她玩她。

  在一旁徐主任也十分尽兴地奸淫着苏兰,他紧紧抱着苏兰的身体,亲吻着由他亲自捆绑起来的一对小号。

  徐主任十分迷恋地玩弄着苏兰,苏兰的一切都和他,年轻时的恋人是那样的相似,娇小的身躯、小巧的乳号、甜美的小嘴、迷人的小脚、就连小穴也是细小的,顾名思义徐主任给苏兰,取了一个爱称‘苏小小’。

  苏兰一边承受着徐主任的捆绑奸污,一边偷眼观看着秦鹏和谭香的激烈性爱,苏兰主要是看香香姐,怎样利用被捆绑的身体来征服男人。

  谭香在秦博士的身下,扭动着被绑的身体,她故意扭动着一对被捆绑起来的大号胸脯,引诱着秦鹏使劲地奸她,谭香没有像苏兰那样呻吟,她还不想过於刺激秦鹏在自己身上射精,她还想让秦鹏多玩她一会,虽说她在来之前已经被顾总捆奸了两次,对於久经沙场的谭香来说,被男人捆绑奸污两三次,只是一道开胃菜而已。

  谭香有时也觉得大家说的对,她就是个淫荡的女人,在被男人玩弄的日子里,她学会如何充分利用自己的身体,在男人玩她的同时,她也充分享受男人玩弄她时给她带来的快乐,尤其是被男人捆奸以来,她身体里受虐的欲火越烧越旺,有时谭香竟希望她自己被紧紧地捆绑着,几个男人同时奸污她,而且每个男人都要奸污她两到三次,只有这样她才感到满足。

  秦鹏在奸淫谭香的同时,他也在仔细打量这位不速之客。在他捆绑奸污过的女人中,谭香是最有魅惑力的女人,她拥有曼妙的身材,风骚的外表和淫荡的内在,她充分利用肢体语言,牢牢地把男人吸引在她的身边,她能利用内衣和丝袜,为自己的性感加分。

  虽说是秦鹏第一次捆绑奸淫谭香,可是谭香的表现就像是她在接纳多年的恋人一样,让秦鹏感受到很贴切。秦鹏使劲地奸着谭香,谭香也是扭动被绑的身体,迎合着秦鹏对她的奸淫。

  在一旁徐主任正在绑奸苏兰,徐主任玩得很惬意,徐主任一边奸着苏兰的身体,一边玩弄她的小号,还时不时地和她接吻,苏兰也是扭动着被绑的身体,就像是在徐主任怀里撒娇一样,把徐主任弄得是五迷三道,徐主任的兴致高涨,他紧紧抱着被捆绑起来的苏兰,快速地抽动着阴茎奸淫起来。

  大约玩了十来分钟,徐主任就忍不住要射精了,他还是像往常一样,把玩得通红的阴茎从苏兰的体内抽出来,对着她的丝袜射精了。

  秦鹏一边奸淫着谭香,一边看着徐主任在苏兰的丝袜上射精,他也变得亢奋起来,他快速地抽插着阴茎,谭香也十分配合地扭动被绑的身体,好让秦鹏玩得更痛快,秦鹏又玩了有十来分钟,他也终於射精了,秦鹏从谭香的体内抽出了,玩得通红的阴茎,就要对着谭香的一对大号胸脯射精,谭香马上说:“秦博士你还是射给我表妹吧,她比我更需要。”

  秦鹏强忍着射精的欲望,他转过身来对着苏兰被捆绑着的小号射精了。秦鹏浓稠的精液,射满了苏兰的两只小号胸脯,只见谭香反绑着双手走过来,她低下头伸出舌头,她把苏兰小号胸脯上的精液,均匀地涂抹在她的乳房上。

  秦鹏又从谭香的身后抱住她,双手紧紧地抓住谭香的一对大号胸脯揉搓起来,谭香也用反绑的手撸着秦鹏的阴茎,在她穿着丝袜的屁股上摩擦着,她把秦鹏没有射完的精液,全都射在她的丝袜上。

  秦鹏长长地呼了一口气,他给谭香松开了绑绳。

  “怎么样秦博士,还过瘾吧?”

  “简直就是太爽了,谭小姐的功夫果然了得,佩服,佩服。”

  在另一边徐主任也为苏兰松了绑。

  “谭小姐的事,我和秦博士会办的,今天就到此吧,我和秦博士一会还有个会诊,就请两位小姐先回吧。”

  谭香和苏兰对看了一眼,两人就脱下了刚才性交的丝袜,把它递给了秦鹏和徐主任,“二位主任,我和表妹就等候佳音了。”说完谭香就带着苏兰走出了医院。

  一路上无语,等回到了家里,苏兰忍不住问道,“香香姐,徐主任还没玩你,怎么就结束了?”

  “是啊,我也有些纳闷,可能另有原因吧。”

  医院里秦鹏问徐主任,“二哥,你怎么没尝一尝鲜,就让她们回去了。”

  “老三,我就知道老大不同意再有新人加入。”

  “二哥那你还让我玩她。”

  “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不玩干嘛。怎么样,爽吧。”

  “太爽了,简直就是妙不可言。下次二哥一定不要放过她。”

  “那回头你和老大说说,老大要是觉得满意就好办了。”

  很快一周的时间过去了,这天又到了苏兰上夜班的日子,谭香和苏兰都有点紧张,一周的时间一点消息都没有,谭香也有点不自信了。

  到了旁晚电话终於来了,电话的另一头是秦鹏,“秦博士你好,有什么好消息要带给我们俩。”苏兰把电话打开了免提。

  “不好意思了苏兰小姐,我和徐主任都向常院长,推荐了谭小姐的产品,可是还没有结果,真叫人起急呀。徐主任的意思,事情还没有办好,就不要让谭小姐来了。真是抱歉。”

  秦鹏的语气中明显带着遗憾,谭香听到这里就对着话筒说道,:“秦博士你不要自责,这么大的事情,哪有一下子就办好的。俗话说好事多磨吗,你和徐主任打个招呼,晚上我和小小必到,请你和徐主任做好准备呦。”

  “谭小姐真是深明大义,不愧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好的,我和徐主任就恭候大驾了。”

  放下电话谭香和苏兰就开始准备,谭香穿上了一双黑色带蕾丝花边的长筒丝袜,在她白皙的皮肤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妖艳了。

  谭香又带了几双阴部镂空的连裤丝袜,这是为了男人在她的丝袜上射精后替换的,另外她还带了两条十几米的棉绳,这是用来捆绑她和苏兰的。

  苏兰同样也带了几双丝袜,她还把这几天穿的短丝袜也带着,好让徐主任手淫用。姐俩收拾妥当就出发了。

  到了医院后,苏兰就去值班室上班了,谭香一个人来到了徐主任的办公室,只见徐主任和秦鹏都在,秦鹏一见谭香就高兴的说:“欢迎谭小姐大驾光临,今天可要好好表现呀。”

  谭香她一边脱着衣服,一边说道,“当然为徐主任和秦博士服务,小女子哪敢怠慢。”

  徐主任看了秦鹏一眼就说道,“谭小姐让我们享受着曼妙的玉体,我们哪还有什么要求,秦博士我们开始吧。”

  “秦博士我带来了两条长绳,请用它们捆绑我和小小,这样能更好地展示你的绳艺。”

  谭香取出棉绳递给了秦鹏,她双手反剪在背后,等着秦鹏捆绑她。

  “秦博士,谭小姐的用意你要明白,你不但要展示绳艺,还要最大的展示谭小姐的曼妙身姿。”

  “好的,我不会让谭小姐失望的。谭小姐我要开始了。”

  说着秦鹏拿起了棉绳,他先是紧紧反绑谭香的双手,再捆绑她的一对大号胸脯,这次对谭香的捆绑要比上一次紧,谭香故技重施还利用反绑着的手,抓住秦鹏的阴茎给他撸管,秦鹏又是一阵兴奋,他捆绑谭香的动作慢了下来。

  这时徐主任在阴茎上套了苏兰的丝袜走过来,他把套丝袜的阴茎塞进了,谭香反绑着的手里让她撸动,秦鹏这才转到谭香的面前,专心地捆绑谭香的乳房,在捆好谭香的乳房之后,秦鹏又利用长长的棉绳捆绑谭香的阴部,绑绳深深地勒进了她的阴唇中,秦鹏还在她的阴蒂处打了两个绳结,再把绳子捆绑在她反绑着的双手上。

  谭香一边用反绑着手给徐主任撸管,一边接受着秦鹏对她的捆绑,她知道捆绑勒阴是日本缚术里的高级捆法,一般都是接受过绳师培训的才会捆绑。

  秦鹏把谭香捆绑好之后,就让徐主任先玩她,徐主任也就当仁不让,一边把勒着谭香阴部的绳子拨到一边,一边从阴茎拿下了苏兰的丝袜,他戴上避孕套就对着谭香奸了起来,在徐主任奸淫谭香的时候,秦鹏也拿起了苏兰的丝袜手淫起来,谭香在徐主任的身下,矫揉造作地扭动着被绑的身体,嘴里轻声地呻吟着,让徐主任痛快淋漓的奸着她的身体。

  徐主任玩得十分的惬意,自从老婆失去了子宫后,对性生活十分的冷淡,苏兰的到来使得徐主任兴致又起,在玩惯了苏兰稚嫩的身体后,回过头来再玩谭香这熟透的身躯,使得徐主任玩得十分地痛快,他肆意地奸淫着谭香的身体,玩弄着她被捆绑起来的一对大号胸脯,一会亲吻舔舐、一会抓揉拧撚,玩得美不胜收。

  秦鹏一边看着徐主任奸淫谭香,一边把勃起的阴茎伸到谭香的嘴边,谭香一口叼住秦鹏的龟头,她把他的大帽“龟头”整个含在嘴里吸允起来,秦鹏则抱起了谭香的一只丝袜脚啃咬着。
        (第五章完,后面章节会及时更新,版主辛苦了!非常感谢!)